第九百一十五章 会客放水

都市猎人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大海中文网 www.dhzw.cc,最快更新禁区猎人最新章节!

    这一周,林朔的日子跟往常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两年他基本就是赋闲的状态,上班也就点个卯,主要的精力除了修行就是家庭琐事。

    而对他来说,家庭和修行这两者也并不矛盾。

    教儿女修行,他自己也相当于温故知新,陪自家的猴儿和麂子玩,一个是斗拳脚,另一个比速度,这都是练。

    还有一件事儿,也是林朔天天在做的,那就是替老娘遛狗。

    家里这四条狗,来头太大了,随便放出去一头都是乱世凶物。

    当年云悦心看见这四头东西,就想起了自己的丈夫和两个结拜兄弟,那也是四兄妹,于是就没起杀心,而是收服之后留在身边解闷。

    它们来到林家之后,林朔一开始还挺嫌弃的,结果跟它们这两年相处下来,倒是慢慢处出感情来了。

    作为宠物,狗还是合适的,而且这四条不是一般的狗,各有妙用。

    林朔的修行需要练手的对象,白耳狌狌如今是跟着苏宗翰混的,林朔不好去抢儿子的宠物。

    这样老大饕餮就很有用了,它哪怕本体已经被老娘封印了只能以人形陪练,那一身修力的水准也够看的,能顶住林朔的七分力,这就很有实战价值了。

    老二混沌人形战力不太行,不过他在修行方面的见识广、眼界高,口才也好,时不时能跟林朔探讨一下,让林朔获益良多。

    老三梼杌这是个闷瓜葫芦,平时话不多,也从不变人形,而是安安分分地当一条狗。

    它跟追爷关系很好,认了追爷做干爹,还因此跟林家签订了传承契约。

    林朔于是弄出来一套跟它能配合上的手段,作为林家新的传承。

    从此这一人一弓一黑凤一黄犬,算是林家传人的标配了,这是给家族后人添本事。

    老四穷奇,模样在四条狗里最漂亮,性子跟苏念秋很像,温柔细腻识大体,林朔最喜欢它。

    有时候修行疲倦,摸摸它脑袋,让它陪着说说话,还挺治愈的。

    有这四条狗在,别人家遛狗那是任务,林朔遛狗就是修行和放松,往往一溜就是一个下午。

    而这一周,这种闲暇的日子是一去不复返了。

    本届平辈盟礼,跟往届大相径庭,这就搞得猎门中人心里没什么底。

    尽管规则都已经出台了,可大伙儿还是想跟总魁首见上一面,探一探真正的虚实。

    于是林家门槛就快被踏平了,各家家主都携重礼而来,来拜会猎门总魁首,林朔只能在家里一茬接一茬地接待客人。

    当然了,这种接待,对林朔而言也是一种修行。

    话术修行。

    来的各家家主,三寸、五寸、七寸都有,个个修行能耐良莠不齐,可为人处世都是一等一的精明。

    跟他们沟通,话不能说白了,这样伤人,也不能完全不透露消息,这样不尊重人,所以就来来回回绕,每一个都很耗时间,短则一两小时多则半天。

    到了第六天,明天下午就要召开平辈盟礼了,林朔一看会客单上的这个名字,赶紧吩咐苏念秋,这个客人要留在家里吃饭,让夫人稍作准备。

    苏念秋很奇怪,因为之前来的各家家主,都没到九寸的级别,总魁首给个当面会谈的待遇,就算很给面子了,按照规矩是不留饭的。

    这位来客林朔显然是特殊对待了,大夫人就多问了一句:“是谁呀?男的女的?”

    林朔翻了翻白眼,知道夫人想岔了,只好如实答道:“杨承志。”

    苏念秋眉头一皱,这名字她不熟悉。

    林朔接着解释道:“杨宝坤的儿子。”

    苏念秋这就明白了,点点头准备去了。

    这场会面,林朔就安排在晚饭的时间点,结果杨承志来了之后,林朔摆手不让说事儿,先吃饭。

    把人请到自家餐厅里,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林朔端起一杯酒说道:“杨兄弟,我之前对杨叔说过,本届平辈盟礼杨家有机会上九寸,这句话如今看来我要食言了。这杯酒我敬你,就当给你们杨家赔罪。”

    杨承志是个二十五岁的年轻人,年纪比林朔小,长得跟杨宝坤说实话不太像,鼻梁高挺眉飞入鬓,双目炯炯有神,很是英伟,跟杨宝坤憨厚模样不是一个路数,估计是随娘。

    不过他此刻端酒杯的那只大手,林朔看出来这得是杨家人,这手的尺寸跟他爹一样,比林朔本人还大。

    杨承志一只手端着酒杯,另一只却护着酒杯,不让林朔敬上这杯酒,摇头道:“总魁首这话不对。”

    杨承志这句话说出来,在场陪着吃饭的林家夫人们,神色就不太一样了。

    今晚二夫人和四夫人都在外面忙,陪着客人吃饭的,是大夫人苏念秋和三夫人歌蒂娅。

    二女对视一眼,心中不禁暗自着急。

    这个杨承志,一身修为瞒不过林家这两位夫人,极为强悍,虽说不至于威胁到林朔本人,可他这个修为,再加上他是现任杨家家主,是猎门仅剩的龙头,身份非同小可。

    这人在猎门中的地位,并不亚于另外八个魁首,所以他的态度是很关键的。

    如果他反对林朔,那么其他反对的家族之前是大势所迫不敢出头,这下算是找到挑大梁的了,明天的平辈盟礼就必然不太平,会乱。

    平辈盟礼一乱,猎门这十年的变革,是解决了不少顽疾,可积累下来的新问题也不少,极有可能被一起引爆,到时候这局面就不好收拾了。

    相比于苏念秋,歌蒂娅这十年在人情世故方面历练更多,这时候反应也更快。

    林家三夫人微微一笑,正要说些缓和气氛的话,结果被林朔一摆手制止了。

    猎门总魁首放下了杯中酒,说道:“杨兄弟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杨承志手中的酒却没放下,微微笑道:“我们以前身为猎门九龙钉,本就不属于猎门的门槛体系。

    如今九龙立场已经明确,我杨家作为九龙钉已无实际意义,这才应猎门总魁首的邀请,成为猎门的入世家族。

    门槛高矮,三寸也好九寸也罢,这个我们以前不参与,以后也不看重。

    而且总魁首让这门槛从此不变,这显然是要淡化门槛高矮的影响,为今后布局罢了。

    我杨承志若是这点都看不明白,家父也不会放心将杨家交予我。

    所以总魁首,您现在的道歉,其实是子虚乌有的事情,我怎么能接受呢?

    这杯酒,不该是您敬我,而是应该我敬您。

    我这次来,有事相求。”

    林朔听完这番话,就感觉有些被惊艳到了。

    杨叔两年前在安澜号上,对这个儿子是洋洋自得,林朔也顺口搭音,说了几句场面话捧了捧。

    话说过就算,人怎么样那还得亲自见见。

    今日一看这人,无论修为还是谈吐,还真不赖,有能力而不骄,有锋芒而内敛。

    不过说起来这也是应该的,九龙世家万年以降,那是高手辈出,只是世俗不知罢了。

    九龙之力如今开始被猎门接受,这其中九龙世家既有功劳也有苦劳,而九龙世家最后出世的,也就是这位杨承志了。

    所以这一万年来的功劳苦劳,林朔只能落实在杨承志身上。

    猎门总魁首本就打定了主意,对这人绝不亏待。

    现在一顿饭吃下来,这一表人才修为精湛还识大体,越看越顺眼。

    当然是不是委以重任,那需要进一步观察,而眼下人家有个请求,林朔自然能允则允。

    猎门总魁首于是先接受了杨承志的敬酒,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说道:“你有什么要求,说来听听。”

    杨承志正色说道:“十年前,我父在平辈盟礼上与总魁首登台一战,我当时年岁尚小未能出席。

    不过结果我是知道的,我父不是总魁首的对手,一招都没接住。”

    林朔心里顿时有些不好意思。

    当时那场比斗,是他林朔轻敌在先,错误地估计了黑龙棒的份量,险些出丑,这才一下把锅甩过去的,结果老杨也是冷不防,没接住。

    其实那是一场意外,老杨不至于那么菜,跟当时的林朔手里走上几招,那还是可以的。

    而且当着人家儿子的面,也不能说人家爹不好,所以林朔说道:“江湖传言总是喜欢夸张的,你别听他们胡说八道。我那时候跟杨叔是大战三百回合,那是天昏地暗呢,最后杨叔看我年纪小,这才让了我半招。”

    林朔这番话,歌蒂娅没见着,将信将疑,可苏念秋是在场的,这会儿林家大夫人捂着嘴很辛苦。

    杨承志也嘴角抽了抽:“总魁首,后来跟我说这事儿的,是我那几个扛黑龙棒的师兄。

    他们对这事儿的描述,不可能向着您,肯定向着他们师傅也就是我爹。

    他们都那么说了,场面我估计更加难看。

    所以您就别提我爹遮羞了,技不如人罢了,这不妨碍我爹在我心目中的形象。”

    林朔笑了笑,低头自罚了一杯酒,等着杨承志继续往下说。

    “只不过身为人子,爹爹当年掉在地上的面子,我得帮他老人家捡起来,这也是为了杨家今后的声誉。”杨承志继续说道,“因此明日的平辈盟礼,还请总魁首赐我一战。”

    林朔听得只挠头:“这就不用了吧……”

    杨承志放下酒杯抱拳拱手:“还望总魁首成全。”

    林朔叹了口气,轻声说道:“杨兄弟,我跟你爹是交过心的,跟你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实话实说。

    我看你谈吐,挺精明一人,就不要犯这个糊涂。

    平辈盟礼虽然规矩改了,但毕竟是猎门的传统盛会,门内至尊也会来见证。

    所以我到时候就算放水,也不能放得太厉害,会被人看出来的。”

    杨承志听完这番话,不由得悚然而惊,额头上冷汗都出来了:“难道,我杨家传承九境大圆满的境界,连总魁首一招都接不下?”

    林朔听完松口气:“哦,你只要求接一招啊,那还行。我还以为你想跟我大战三百回合呢,那确实太假了,人家看不下去,会喊‘退票’的。”

    “嗐,您误会了。”杨承志说道,“我爹当年一招都就没接下来嘛,我能接一招这就可以了。”

    “那行,我会掂量着办的。”林朔点点头。

    “多谢总魁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