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苏亦琛顾惜小说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大海中文网 www.dhzw.cc,最快更新与你情意浓最新章节!

    “全市所有范围内的医院,都给我仔细地排查一遍,有任何顾惜抽过血的记录,通通拿回来给我看,还有——”他顿了顿,脑子里忽然闪过杨婉蓉死前几乎不成人形的惨状,“再去查一查,丽欣夜总汇这件事情,到底是谁做的?”她跟顾惜是母女的事实已经无需确认。

    可说到底,杨婉蓉也不过就是一个小角色,至于对方要这么大动干戈地置她于死地吗?——顾惜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没有开灯的房间里暗沉沉一片,但她还是一眼就认出,这是在她跟苏亦琛的卧室里。

    “你醒了?”苏亦琛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顾惜想起自己睡过去之前发生的事,一下子就从床上坐了起来:“我妈呢?我妈怎么样了?她现在人在哪里?”她跑到门口,被苏亦琛的长臂拦下,他将顾惜牢牢按进自己的怀里,声音很低:“抱歉。”抱歉。

    她已经救不回来了。

    顾惜双腿一软,狠狠扑打在苏亦琛的身上:“苏亦琛,你这个骗子,大骗子!你答应过你会救她的,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出尔反尔!”她歇斯底里地发泄着自己的情绪,嘴唇忽然被什么东西堵住。

    是苏亦琛的吻。

    黑暗中,他极尽温柔小心地吻着怀里的女人,已经分不清对她只是单纯的安慰,还是滋生出了别的因素。

    直到他把她压到床上,粗暴地撕开她的衣服,顾惜才望着天花板冷冷地笑了一声:“是顾艺清这段时间没有满足你吗?你得饥渴到什么份儿上,才能连我这样的女人都下得了手?”她这样的女人。

    这番自嘲让苏亦琛解皮带的动作略有一顿,心底冒出比刚才还要强烈的烦躁来。

    他从没跟顾艺清做过。

    以前是为了把最美好的体验留在新婚之夜,后来跟顾惜结了婚,哪怕他再爱顾艺清,也不会让自己的人生蒙上“出轨”、“渣男”之类的污点。

    将那丝莫名的躁意驱逐,男人的嗓音又恢复清冷:“在你同意签字离婚之前,睡你,还是我的权利跟义务。”话毕,他直接沉入她的身体。

    被那股温热紧致的感觉包围,心头竟是一阵说不出的满足顾惜被他撞击得整个人都在剧烈颤栗着,是把她当成顾艺清了吧?她还从来没有见过他,**时如此迫不及待却又小心翼翼的样子。

    可她跟顾艺清之间,注定是要有个了结的。

    为他也好。

    为她母亲也罢。

    就当今晚,是她最后的放纵吧!顾惜捧住他的脸颊,深深回吻过去这一夜,苏亦琛足足在她身上发泄了五次,直到天亮时分才偃旗息鼓。

    顾惜妥帖地为他倒上一杯温水:“给。”苏亦琛接过,一口喝下,搁了杯子他的视线才重新落回顾惜身上:“有件事情我想问问你,之前替你做检查的医生告诉我,说你患有人为原因造成的贫血症,你是不是真的在”卖血。

    脑袋忽然一阵晕眩,苏亦琛根本来不及说出那两个字,闭上眼睛彻底失去了意识。

    顾惜确定他是真的睡着了,才翻身下床,将用剩下的安眠药重新收回了药箱里。

    没错。

    她给苏亦琛下了药。

    即便知道这是他最痛恨的方式,她也依旧做了,为了不让他有任何机会参与到她跟顾艺清的恩怨当中。

    “苏亦琛,也许你从来都不会相信,我其实是爱你的吧?以为我是为了跟顾艺清争个高低,才会费尽心思地嫁给你?是你不记得了而已,十年前我们就曾见过面,在医院门口,我抽血过度昏倒了,是你亲手喂我吃的巧克力,你忘了,可是我却记了那么多年”“你不爱我也没有关系,从今往后我就不会再来打扰你的生活了,只是顾艺清她配不上你,除她以外,你想找一个什么样的女人我都答应,好不好?对不起,让你讨厌了那么多年还有,我爱你”这些话,当着苏亦琛的面她是不可能说出口的。

    她那么骄傲的一个人,在确定别人的心意之前,又怎么会轻易表露自己的心声?可在遇到苏亦琛以后,她才发现自己爱得如此卑微。

    卑微到,连当面告诉他的勇气都没有顾惜简单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把杨婉蓉给她的那张银行卡搁在了梳妆台上。

    最重要的东西就留给最重要的人吧。

    反正,她以后应该也用不上了。

    留恋地在苏亦琛唇上落下一吻,顾惜拿着车钥匙,边走边给顾艺清打了电话:“没有及时输血的滋味应该很不好受吧?杨平湖隧道,你一个人过来的话,我就给你血。”——苏亦琛是被一阵电话铃声给吵醒的。

    睁开眼,身旁的顾惜不见踪影,这让苏亦琛的眉头紧绷了一瞬,见到梳妆台上的那张银行卡,他的面色才稍稍缓和了些。

    还好。

    杨婉蓉留给她的东西还在,这就说明她应该还会再回来的。

    苏亦琛翻身下床,终于接起了那通电话:“什么事?”“苏总,您让我调查的关于太太的抽血记录,我已经查到了。”电话是助理打过来的,光从语气就能听出他的迫切情绪,“从2004年至今,也就是过去的将近15年时间里,太太在市医院一共有过500多次抽血记录,平均每十天就要抽一次!”“你说什么?”一贯宠辱不惊的他,也被这个数字给深深震撼到了。

    500多次那是什么概念?而且十五年前,她不是才十岁吗?十岁的顾惜是不可能自己去医院抽血的,到底是谁,会对一个孩子做出如此丧心病狂的事情来?“我查过这些血的去向,最终证实,都是被输进了顾艺清小姐的身体里,她患有再生障碍性的贫血症,这些年来一直靠着太太的血续命,苏总,我们被顾家给骗了”患有再生障碍性贫血症的病人,除了要定期输血之外,是不能把自己的血捐给别人用的。

    这也就意味着,五年前输血给苏亦琛,救他脱离危险的那个人,不是顾艺清。

    那会是谁?顾惜吗?苏亦琛想到这种可能性,恨不得现在就找到顾惜问个清楚,可他的目光又很快定格在梳妆台上。

    除了杨婉蓉的银行卡外,那上面还放着两份文件,是她已经签了字的离婚协议书。

    还有一张支票,是他当初羞辱她嫖个好点的男人用的。

    她把什么都留下了。

    她也许,不会再回来了苏亦琛握着电话的手忍不住颤抖,几乎是冲助理吼出来的:“马上给我找到顾惜的下落!马上!”

    助理一愣,已经有多久没见过苏亦琛如此紧张的样子了?他立即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挂下电话匆匆去找人。

    而留在家里的苏亦琛,仍是觉得坐立难安,他开始四处翻找顾惜的东西,试图找出一些蛛丝马迹。

    几件衣服几瓶护肤品整间偌大的房子里,居然就只有这么几样东西是属于她的。

    也是到了这个时候苏亦琛才想起来,除了结婚时,他让助理领她去车库选过一辆车之外,他真的什么都没有送过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