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章

z睡觉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大海中文网 www.dhzw.cc,最快更新梦百死最新章节!

    进房间后,林书茴赶紧拿了一件干净的衣服,帮周琦换上。

    “周琦,你这是发烧了吧?你等会,我给你拿件衣服,你套个外套,然后陪你去医院看看。”

    换衣服的时候,林书茴接触到周琦身上的温度被下了一跳。为她穿好衣服后,便又转身打开衣柜,准备为她拿件外套。

    “不,不书茴,我没事,我那有退烧药,你给我拿点,我吃了药就没事了。”

    周琦拒绝的往后挪了挪身子。

    “周琦,这样子不行啊,你看你这个样子。不行,你起来和我去医院。”

    说着林书茴就要伸手去拉周琦,脸色难看。

    “我真没事,不用去医院,书茴你帮我把药拿来。”

    周琦推了推林书茴拉住她胳膊的手,有些无力地笑了笑。

    这个时候的她已经回过神来,昨晚的噩梦所造成的影响也已经烟消云散。

    可是毕竟昨晚她疯了一样折腾自己,身体早就已经超负荷受不了了。

    现在的周琦浑身酸痛又头昏脑胀只想好好地睡一觉。

    “你犟什么犟,你又不是医生,那药能随便吃吗?你看你现在这样子,要是吃出问题了,你后悔都找不到地方。”

    林书茴见周琦这个样子更生气了,她这个样子恐怕地挂点滴才能好。自己随便吃点药,万一出事了怎么办,万一把她自己烧成了肺炎怎么办?

    “书茴,我一身都不舒服,不想走路,一走就很难受,头重得压的我都抬不起来了。

    我那药退烧效果很好,你先让我试试,不行再去医院好不好?”

    周琦固执地半靠在床上一动不动,虚着声音说到。

    林书茴不敢使尽拉她。一时之间也有些无奈。

    最后她还是恨铁不成钢地看了周琦一眼,然后就跑到客厅去找医药箱拿药。

    周琦见林书茴不再强迫她去医院总算松了一口气。眼睛地酸痛让她闭了闭眼,想要缓解这种不适感。

    极度地疲乏和不适让她闭上眼睛地瞬间差点就睡着。但不知为何,即是她脑袋嗡嗡响,很想要睡觉,但潜意识之中却让她保持了清醒。所以她便陷入了一种似醒非醒地奇异感。

    脑袋好像被劈成了两半,左边陷入了沉睡,右边保持着清醒。此时的她甚至能清晰听见林书茴在客厅找药的声音。

    她拉开了抽屉,打开了药箱,然后东翻西找。周琦甚至能清楚听到东西碰撞的声音,和塑料口袋摩擦的声音。

    她好像找到了,周琦听见林书茴的脚步往房间走来,越来越近。

    周琦知道,书茴要一定会让她吃了药才睡觉,所以她自己也应该醒来,主动吃药。

    可是她的身体仿佛陷入了沉睡,但思绪非常清醒。周琦努力地想要睁开眼,醒过来,但她就是做不到。

    后来周琦听见了林书茴坐在了她的身边,书茴伸手时衣服摩擦地声音。果然下一秒她就感觉林书茴推了推她:

    “周琦起来把药吃了再睡。”

    周琦在林书茴身体碰到她的一瞬间眼睛一下子就睁开了。脱离了那种鬼压床般地感受。

    “来吃药,你先吃药试试看。要是不行,你立马得和我一起去医院,知道吗?”

    林书茴并没有发现周琦地异样,只是絮叨着把药和水递了上去。而周琦自然也就乖乖地接过,仰头就吃药喝水。

    “周琦我说你怎么就那么倔呢?这是你自己的身体,我看你要是烧成了肺炎怎么办?”

    看着脸颊通红地周琦,林书茴心里又是一阵火。如果不是周琦看起来太虚弱,她都想动手狠狠地摇摇她,问问她一天到晚都在想些什么东西。

    “书茴,真的没事,只是看着吓人,我自己有感觉,不会烧成肺炎。”

    周琦有些有气无力地说到,然后轻轻地笑了笑。

    林书茴见此,只是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然后没好气地说到:

    “你说你,我昨天见你还好好的,一个晚上的时间,你就成这样了。”

    说着她突然好想想到了什么一样说到,

    “对了,差点忘了,你都病成这个样了,看来今天的写生是去不了了。我也得照顾你,也去不了了,我得给老师请个假。”

    边说着林书茴边从包里拿出了手机,然后打开微信,三两句话把原因说了一下,向今天的写生老师请了个假。

    等那边回了消息,同意了后,她才把手机放下。然后舒了口气,压下心里的焦躁,结果她抬头一看,发现周琦居然还没睡,瞪着个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她:

    “你怎么不睡会?你不是头疼吗?”

    周琦吃的药里有安眠的成份,加上一晚上没睡,按理说她应该很困现在即使说没有睡着,但至少也应该闭上眼睛养养神。但现在的她却睁着眼眼,一点要睡的意思也没有。

    其实也不是周琦不想睡,从心里来来说她很想睡,但不知为何又从心里抗拒睡觉。所以她才一直不想闭眼睛。

    “没事,现在还睡不着。”

    林书茴没好气地看了她一眼,然后还是有些无奈地替她拉了拉被子。

    “我看你这被子挺厚的啊?不会着凉吧啊,你怎么烧成这个样子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林书茴拉被子的瞬间感受了被子的重量,又看了看铺了三层的被子,有些诧异地问到。

    “我昨晚,做,做噩梦了。后来醒了一晚上没睡,在客厅坐了一夜。”

    想着昨晚的梦,周琦又想到了那烈火焚身的感觉,一瞬间她不自觉地打了个寒颤。脸也不自觉地抽动了一下。

    然而周琦的这些反应都没有被林书茴发现。她只是听到周琦的话后,惊讶地瞪大了眼睛,然后看着周琦有些不可置信地说到:

    “你做什么噩梦了,衣服不穿跑客厅去做着。”

    然后她又想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皱着眉头开口说到:

    “是不是昨天晚上那个人吓到你了?”

    林书茴说的那个人,是昨天晚上,她们下课的时候一个尾随了她们一路的男人,一直进了小区才走。把她们两个都吓了一跳。所以林书茴回去的时候都是她爸爸来接的她。

    “一定是,你看你平时也没有做噩梦跑客厅坐一晚的毛病,肯定是被昨晚那人给吓着了。”

    不等周琦回答林书茴就自顾自地说到,越想越觉得自己说的没错,也越想越生气,

    “这变态年年有,今年特别多。以前都只从新闻里看过,怎么也被我们给碰上了。还有你,你说你,当初我就叫你不要搬出寝室,让老师调一个寝室就好了。要不然,你搬我家里也可以啊。这都要毕业了,万一出什么事怎么办啊?

    我怎么跟你爸妈交代啊,你说你周琦怎么那么犟啊?你叫什么周琦啊?你干脆叫周犟得了。”

    林书茴越想越后怕,她本身就是一个暴脾气,如今又看到周琦半死不活地躺在床上,更是直接就发了火。

    林书茴和周琦如今是大四的学生,学的是美术。由于今年学校扩招学生,寝室不够,所以有那么几个寝室是几个专业住一起。

    周琦就是如此,但画画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周琦所在寝室混的专业更多,所以比较嘈杂,后来她就搬了出来,就近租了一个房子。当初林书茴是建议她调寝室,不过她嫌麻烦就拒绝了,又想让周琦住她家,周琦也拒绝了,所以她现在才这么生气。

    “书茴,我病着呢,你小声点,我头疼。”

    周琦皱了皱眉,有些委屈地小声说到。

    林书茴一见周琦这样,就像一个戳破的气球一下子焉气了,有些无奈地闭上了嘴,不敢再闹周琦。

    “书茴,我困了,要睡会,你待会要是走了记得帮我把门带上。”

    说完后,周琦便侧了侧身子闭上了眼,然而在林书茴地看不见的地方她又缓缓睁开了眼。

    其实如果书茴不说,她根本不记得昨晚被跟踪的那件事,可是她突然反应过来,最近好像真的有人在跟踪自己。

    好多被她忽略的东西一下子涌进了她的脑袋,细思极恐,周琦害怕地打了个寒颤,突然感觉惊恐之际,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又许多疑问,为什么会有人跟踪她?那些人的目的是什么?她会不会有事,甚至一直和她在一起的书茴会不会有事?

    但她什么都不敢说,周琦本能地感觉到了危险。

    而林书茴见周琦打了个寒颤还以为她冷,帮她拉了拉铺盖,将她盖地更严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