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章

z睡觉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大海中文网 www.dhzw.cc,最快更新梦百死最新章节!

    或许是因为药里有安神的功能,也可能是因为她太累了,这一觉周琦睡的格外安稳,甚至连梦都没做做。

    当她醒来时,一时之间还有些今夕不知是何年的感觉。躺在床上也有种躺在棉花上的失重感,周琦动了动脑袋,发现,头不像刚才那么重了。

    现在的她只是感觉四肢酸软,鼻子有些堵,试着发出点声音,果然也有些嗡。

    “周琦你醒了,你等会,我给你熬了白粥,马上给你盛一碗来。”

    此时林书茴正好推门想看看周琦怎么样了,见她醒了过来很高兴,连忙又回到厨房去给她装粥。

    不一会林书茴就端来了白粥,然后扶着周琦半坐起来,将粥端给了她。

    “现在几点了?”

    周琦边接过粥边问到。

    “现在?快五点了。”

    林书茴坐在床边给周琦递了几张卫生纸答到。

    “天都快黑了,你等会怎么回去,又叫林叔来接吗?”

    周琦喝了口粥然后问到。

    “不啊,你看你病的这样,我怎么回去啊。幸亏烧是退了,不过我还是有点不放心,今晚我就住这,我得看着你,我已经跟我妈说了。”

    周琦看了看林书茴然后放了放手里的碗,皱了皱眉说到:

    “我没事了,你先回去吧。要是平时我就留你了。可你看我这样,要是给你传染上怎么办?”

    周琦住的一居室的房子,只有一个房间,以往林书茴在她这住都是和她睡一张床。可今天她这样,要是还这样难保不会给林书茴传染上。

    “没事,我睡外面沙发就可以了。”

    林书茴有些不在意地摆了摆手。

    “可是天这么冷……”

    “冷什么啊冷,我不会开空调啊?你顾好你自己吧,粥吃完了吧,把碗给我。”

    林书茴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自己把自己作成这样的人,还好意思管她。

    “我还想要一碗。”

    周琦递上空碗,笑了笑。

    林书茴哼笑了两声,接过碗,又去给周琦盛了一碗,毕竟一天没吃饭饿人了。

    最后林书茴还是睡在了周琦家的客厅里。

    或许是白天睡的太多,周琦尽管吃了点同样有安神作用的感冒药,但却睡的不好,翻来覆去很久才完全睡着。

    而林书茴一直是个瞌睡很好的人,躺下不到十分钟就睡着了,梦还做的很香。

    但与之相对的,在房间里的周琦却如昨晚一般噩梦缠身。

    周琦使尽地扯着脖子上的绳子,将手指费力地卡在绳子和脖子之间,双脚不停地乱蹬着想要借此给自己力气,挣脱束缚,让自己能呼吸到足够地氧气。可是这一起都是徒劳,绳子越勒越紧。

    无奈周琦只能本能的张大嘴呼吸,可脖子越来越大的压力使得她吸取不了任何空气,绳子的压迫甚至挤压出了她的舌头。

    随着肺里的空气越来越少,周琦的双目圆瞪,青筋暴起。肺里好像要爆炸一样。

    她费力地想要看清那张想要致她于死地的脸,可那张脸满是浓雾,她什么也看不清。她只能用余光看到,紧紧拉住绳子的那双手臂。皮肤有些泛白,手臂并不粗壮,但骨节宽大,一看就是男人的手。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要杀她,你又是谁,是谁要杀她?

    带着这样疑问,周琦死死瞪住面前那张迷雾中的脸直到生命地最后一刻。

    而此时黑暗幽深的房间里床上的人突然睁开眼一下子坐了起来,随后便是震天般的咳嗽声,和极速地喘息。

    这声音也迅速惊醒了客厅里的林书茴,她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清醒地这么快。

    林书茴以最快的速度冲到周琦的房间然后打开灯,当她看到周琦的那一瞬间,都一为自己看到的不是她最熟悉的朋友,而是厉鬼。

    不仅仅是因为周琦难看的脸色,双目鼓瞪,满脸通红,青筋暴起。更是因为她的眼神,绝望,恐惧,极深的恨意,还有不断地震天咳声,声声泣血。

    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周琦,在她认知中,周琦一直是个脾气很温和的人,虽然有时候会犯倔,但如今这个表情扭曲的人,简直吓坏她了。

    “咳咳咳……”

    此时周琦不断地咳嗽还是惊醒了林书茴,她赶忙将刚刚的惊诧放下,去倒了杯水,然后快速走入房间,递给了周琦。

    可此时的周琦根本完全顾不得喝水,她紧紧地抓着自己的衣服,剧烈地咳嗽。

    而后她慢慢停止了咳嗽,当林书茴以为她没事的时候,周琦突然开始剧烈地喘息,脸色越来越难看。

    满脸通红直至成了紫红色,青筋鼓裂甚至蔓延到了她的手上,整个人也开始痉挛,仿佛她下一秒就要窒息而亡。

    林书茴见此慌忙地放下水,坐在周琦身边,不停地帮她顺气。

    良久或许是身体的保护机制开始运作,慢慢地周琦平复了下来。脸色也逐渐转为红色,青筋开始转向微微鼓起,但她的嘴唇依旧惨白的吓人。

    “周琦,你怎么啦,你不要吓我啊?”

    周琦平稳了下来,但如今的林书茴却是后怕不已,眼泪已经不受控制地往下落,她看着周琦既害怕又心疼,带着哭腔说到。

    现在她甚至后悔,白天怎么不强迫周琦一定要去医院,要是今天晚上真的出事了怎么办,那她一定要恨死自己。

    周琦动了动僵硬的手,抹掉了自己由于精神和身体极度刺激之下流下的泪水,虚弱地笑了笑:

    “书茴,我没事,就是做噩梦了。”

    林书茴泪眼朦胧地看着周琦:

    “做噩梦怎会是这样,周琦你骗我的吧?你告诉我,你到底怎么了,你这样我,我,我怕。”

    林书茴虽然脾气暴躁,但其实是个心理很脆弱的人,特别是亲近的人,最能让她感到难受。

    “书茴真的,我没有骗你,只是,只是我这个噩梦恐怖了一点,真实了一点,所以反应才这么大。不信你摸摸我额头,我现在,都已经不烧了。”

    周琦虽然竭力遏制住身体的颤抖,但她真的现在全身上下都是麻的。唯一地庆幸是她感觉自己真的没有再度发烧。

    林书茴听到周琦的话后,将信将疑地摸了摸周琦的脑门,发现真的温度不高,但她同时也发现了周琦在不停地抖动。

    “周琦,你,你到底做了什么梦,你怎么还抖的这么厉害?”

    周琦闻言,身体一僵,随后闭了闭眼,将那慢慢窒息的感觉抛掉,然后艰难地说到:

    “我,我梦见,有人,勒死了我。”

    说着,周琦又重重地喘息了一下,脸颊上的肌肉也本能地抽动了一下。

    “勒死你?”

    林书茴惊异地看着周琦,以为自己听错了,可看了看周琦如今的脸色,又回想了她刚刚地反应。的确,那样的反应就想是个即将要窒息的人。可是,梦中的事,怎么会反应但现实中来。

    “可周琦,梦中不会有疼痛,不是吗?”

    “有。”

    周琦掷地有声地回答,然后认真地看着林书茴,一字一句哑着声音接着说到,

    “有,而且很疼,很疼,也很痛苦。绳子划破了我的喉咙,我都还没有窒息。所以很疼,很疼。”

    林书茴看着周琦黑沉沉地眼神里埋藏着深深地痛苦,绝望,她其实一点都不理解。但她只能选择相信,然后她伸出双手,紧紧地抱着周琦,想要借此给她力量,和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