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章

z睡觉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大海中文网 www.dhzw.cc,最快更新梦百死最新章节!

    最后林书茴也再顾不得周琦会不会给她惹上感冒,她只能在她身边睡下。右手紧紧牵着周琦的左手,似是安慰,也像是鼓励给她力量。

    在林书茴担忧的眼神中,周琦闭上了眼睛,假装睡着了。然而等旁边的呼吸慢慢均匀后,她又缓缓睁开了眼睛,一夜无眠到天亮。

    第二天由于几乎折腾了一夜,林书茴自然起的迟了,为了上课不迟到,她只能用最快地速度收拾好自己,然后急匆匆地出门。

    虽然已经大四了,但林书茴和周琦准备考研所以每天依旧很忙碌,有课上。

    “周琦,我得走了。老师那儿我会帮你请假。还有你要是饿了就给我妈打电话,让她给你送点过来啊。

    你好好休息,反正不要东想西想的”

    弄完后边换鞋子,边不忘嘱咐周琦道。

    听着林书茴的话,周琦靠在卧室地门旁,点了点头,然后强打起精神笑了笑说到:

    “不用麻烦阿姨了,我饿了会自己熬粥喝的。”

    “那要是你觉得不舒服要及时联系我。今晚上我得回家了,明天来看你,顺便让我妈给你炖点汤好好补补。”

    “好。”

    最后林书茴实在没时间了,看看手上的腕表,脸色一变。然后拉开门,冲了出去。

    “我得走了,你好好休息啊。”

    随后随着林书茴的声音落下,她的身影也消失在了门外。

    随着她关门的声音,房间里瞬间安静了下来。

    周琦的肩膀一下子塌了下来,她疲惫地揉了揉晦涩不堪地眼睛,然后走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下。

    她仰头看着屋里的天花板,脑袋嗡嗡作响,精神和体力的透支,让她的脑袋混乱不堪。

    回想前天晚上和昨夜那两场令她惊恐不已的噩梦。身上的鸡皮疙瘩瞬间起了全身,周琦头皮发麻。即使她现在很困,眼睛酸涩,可是她却不敢闭眼,害怕再次进入那噩梦之中。

    随后眼泪顺着她的眼角滑了下来,一下子打湿了沙发。

    那梦真实的让她觉得,仿佛自己真的,以极其痛苦的方式死了两次。对于如今的周琦来说,睡觉好像已经成为了某种酷刑。

    ……

    虽然林书茴说要第二天来看周琦,但计划赶不上变化。当她回到家里时,父母告诉她,老家的外婆可能不行了,要见他们最后一面。

    所以即使心里隐隐有些不放心周琦,但林书茴还是不得不暂时放下周琦这边的事,和父母连夜坐飞机回了老家。不过临走前她打电话给周琦时,听见她没有异样的声音后,也就渐渐放心了。

    林书茴回老家真的是见了外婆最后一眼,老人见了子女很快就走了。但走的很安详,没有受什么折磨,而且外婆是已经快九十的人了,所以办的是喜丧。

    即是如此,林书茴也没能按原本预计地回家。所有事拉拉杂杂地绊住了他们的脚步,等她再次回到家里时,已经是一个月以后的事。

    林书茴回家后,第一件事就是跑去学校消了假。因为在此期间辅导员已经打了好几次电话催她回来,因为之前她要参加一个比赛的作品出了问题,需要她来处理一下。

    所以她也顾不得其他,只能先去学校销假,然后处理作品的问题。

    而在学校时林书茴偶然从辅导员那儿得知周琦已经连续一个月没有来上课了。大约是在林书茴走了一周之后,周琦打电话向他请了个长病假,此后就一直没来上课。

    说起这个的时候,辅导员也是微微有些担忧,他知道林书茴和周琦的关系,所以希望她去看一下她。

    听见这事时,林书茴也是十分地惊诧,随后心里便十分担心。

    她忽然记起,她回老家这么久,除了她刚到的前两天周琦和她通过电话,随后的日子,就再也没有和她联系过。此时再想想她临走之前的前两天周琦的表现,细思极恐,林书茴再也坐不住了,告别了辅导员就往林书茴家里冲去。

    一路风驰电掣,出租车司机都差点被她催疯,她终于到了周琦家。

    “周琦,周琦,周琦你在不在?”

    林书茴使尽地敲着周琦家的门,神情着急。

    “周琦你在不在?周琦。”

    无论她怎么敲门也没人开,林书茴紧紧咬着牙,心里越来越担忧。各种不好的场景都在她脑海里转了一圈,差一点她就要报警了。

    不过当她按下电话就要报警时,她突然想起以前周琦给过一把她家的钥匙给她。只是她从来没有用过,每次都是敲门让周琦开。渐渐地她也忘了这把钥匙的存在。

    现在突然想起,她赶忙掏出钥匙,手忙脚乱地打开了门。

    “周琦,周琦,你在不在?”

    门开的瞬间,林书茴突然变得小心翼翼了起来。她环顾四周,发现没有什么不妥,也没有外人进来的痕迹。她提着心,一下子放下了一大半。

    随后她见客厅中没人,便直奔卧室,扭动把手打开了房门。

    开门的瞬间,林书茴一下子仿佛失明了一般眼前一片黑看不清任何东西。她狠狠闭了闭眼,才适应了房间里的环境。

    只见屋里窗帘紧闭,一片漆黑。而卧室中央的床上一个人影微微龚起。

    林书茴打开了房间里的灯,而此时躺在床上的人像是有些不适应这突如其来的灯光一样。原本满是血丝,双目无神的眼睛不自觉地眯了眯。

    林书茴快步走到床边当看清楚床上躺着的人的样子时,林书茴整个人都差点崩溃。

    “周琦,你,你怎么?”

    林书茴蹲在床边,碰都不敢碰周琦。

    只见躺在床上的周琦整个人几乎瘦了一大圈,几乎就是皮包骨头了。她的头发杂乱地散在枕头上,微微遮掩了她苍白瘦的变形的五官,然而最让林书茴崩溃地是她的眼睛。

    因为消瘦眼窝深陷的双眼黑沉沉地,看不到一点情绪,血丝爬满了她的眼球整个人宛如地狱爬上来的恶鬼。

    过了许久周琦仿佛才听到林书茴的声音,她慢慢地转动着眼珠,看向蹲在床边的林书茴。良久后,她面无表情的脸,绽开一抹虚弱的笑容。眼睛里也渐渐有了些许情绪。

    “书……书茴,你,回来啦?”

    周琦颤着嗓子,轻轻地说到。

    林书茴见此,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她伸手握着周琦瘦如骨柴的手,哽咽着说到:

    “周琦,你告诉我,你到底怎么?你说啊?你到底怎么了?”

    周琦微微使劲回握了握林书茴的手,似安慰般轻声说到:

    “我没事,我,就是做恶梦了。”

    “你做了什么噩梦,会把你折磨成这样?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周琦你不要这样,我害怕,我真的害怕。”

    林书茴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心里十分难受。若是知道周琦会变成这样,她就应该早点回来。

    “书茴,我真的是做了噩梦,真的。”

    周琦看着林书茴一字一句认真地答到,神情没有丝毫作伪。

    “周琦,梦都是假,都是假的。你不要把它放在心上,你不要怕,我在这陪着你的。”

    周琦听了书茴的话,扯出一抹温和地笑意,但脸上的表情却更加认真了:

    “书茴梦不是假的,会痛的,好痛,好痛。我,我怎么也逃不开,我好痛苦,我不想死,不想痛。”

    说到最后周琦的神情渐渐变得扭曲,身体也不受控制地开始痉挛,整个人看起来痛苦不已。

    当书茴以为她怎么了之时,她又渐渐平静了下来,同刚才一样,平静,温和。

    “那好,周琦,你告诉我,你做了什么梦,你到底做了什么噩梦?”

    这时林书茴知道哭已经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她擦干了眼泪,看着周琦认真地问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