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章

z睡觉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大海中文网 www.dhzw.cc,最快更新梦百死最新章节!

    周琦静静地看着林书茴,内心痛苦而麻木,内心最深处抽痛不已的感觉在告诉她,她还活着。

    周琦沉默了一会,然后平静地开口道:

    “书茴,你知道死是一种什么感觉吗?”

    周琦轻轻地问到,而后不等她回答便自顾自地接着说着,

    “其实死一点感觉都没有,死是解脱。可死之前很痛苦,若是被火烧死的,不仅会遭受烈火焚身的灼痛,还有浓烟呛进喉咙时的痛苦。

    若是被勒死的,绳子会划破你的喉咙,然后肺里身体里的空气会被消耗殆尽,窒息的感觉,会让你有种全身爆炸的感觉。

    若是从高楼坠下,其实在接触地面之前你就已经死了。内脏在身体里破裂,很奇怪的感觉。

    若是被……”

    “够了,不要说了。”

    林书茴怒声打断了周琦的话。

    不仅仅是因为周琦的语气太过诡异,让人毛骨悚然。更是因为她的表情眼神,太过平静,让她不得不怀疑周琦恐怕精神出了什么问题。

    想到这林书茴的平复了一下心情,然后努力地撤出一抹难看的笑:

    “周琦,这些都不是真的,你不要让她影响你。这样,你会生病的。”

    “生病?我没有试过这样的死法。”

    说着周琦疑惑地说到,然后顿了顿接着说到,

    “不过,我被毒死过,那个药太猛,我觉得好像有火从我身体内开始燃烧。然后,慢慢烧到了我的皮肤,一点点,一点点……”

    “够了。”

    林书茴再也受不了周琦神叨叨的样子,她甩来周琦的手,猛的站起来。然后在房间里焦躁地走来走去,一会后,她似是想起了什么,快补走到窗子边,一把拉开了窗帘,让外面的阳光照射了进来。

    幸好今天是入冬后难得有的一个大太阳,暖阳一下子充满整个房间。

    做完这些后林书茴转身指着周琦,一抹脸上的泪眼,绷着身子说到:

    “周琦你看看自己成什么样子了,你不是神经病,你是个正常人。可你看看现在的自己,你走出去,你觉得你这个样子能见人吗?”

    周琦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身体微微颤抖却没有说任何话。

    “好吧,你是不是想当神经病,你要是想当,我马上打电话给精神病院,我相信不到一个小时他们就会来,然后把你关进去。到时候不管你是装的也好,还是真的也好,反正你都会变成真的。

    周琦,你说,你要不要当精神病,永远出不来,躲在阴暗的角落里像个蛆虫一样活着。你的父母,你的朋友,你所有亲近的人都会感到失望,恨不得就没有过你。

    你要是想,我马上帮你打电话。你说,周琦,你说。”

    说到最后林书茴举着手机,眼泪在眼眶里不停地打转,但仰着头,不让它掉下来,只是固执地看着周琦,让她给一个答案。

    气氛一下子僵持了下来,没人说话,空气里弥漫着令人难言的凝重。

    周琦沉默了许久,当林书茴倍感失望,想要放弃时。埋在被子里的人突然痛苦出声,声音悲戚而尖锐,充满绝望。

    但听到这声音的林书茴却着实大大松了口气,能哭出来就好,能哭出来就能证明还能挽救。

    想到这林书茴快步走到周琦床边坐下,抱住了她因为哭泣而整个颤抖不已地身体。

    这次的哭泣的确是狠狠地发泄了周琦心中的害怕,绝望,痛苦,让她将这一个月所经历的所有通通化作眼泪流了出来。虽然心中依旧沉痛不已,但她感觉自己好似有些如释重负,不像以前那样压的她喘不过气来。

    许久之后,哭的周琦和林书茴的眼睛都干涩不已,仿佛把泪都流光了之后,周琦总算平静了下来。

    她最后闭了闭眼,然后撑着林书茴的手慢慢坐了起来。但如此简单的动作却让她仿佛用了全身力气,疲累不已,不住的喘气。

    而林书茴却感到无比的心酸,她只感觉周琦整个人轻飘飘的没有一点重量,整个人瘦得真的只有一层皮包着骨头了。

    “书茴,我接下来要给你说的事,全部都是真的,你要相信我。这,也是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原因。”

    周琦温和地说到,整个人仿佛变成了平时的模样,但同时她的语气也是无比地郑重。见此林书茴也不再犹疑,只是重重地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相信。

    周琦笑了笑,然后靠着床,组织了会语言后,慢慢开口说到:

    “大约一个月前,有天晚上,我做了一个噩梦。我梦见,我被人困在火海里,火越烧越大,无论我怎么求救,都没有人来救我。最后我被火活活烧死,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我以为我永远的死,结果,一下子惊醒,这才发现是做梦。

    可是我醒来后又发现这好像不仅仅是一个梦。我明明在床上躺着,明明那天晚上很冷,可是我的皮肤,我整个人,都好像着火一样。

    我甚至觉得浓烟还在我的肺里没有排出来,我很热,也感觉好像一点点的温度都能让我有种被灼伤的感觉,很痛。

    所以那天晚上,我不敢在床上睡觉,我喝冰水,让皮肤都接触冷空气,这样好像就能好很多。所以那天晚上我便那样待了一夜,再也不敢回温暖的被窝睡觉。”

    听着周琦话里叙述的场景,林书茴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等后来她反应了过来,就是她走后的前一天她去找她时,所发生的事。想着林书茴便问出了口:

    “是发高烧那天吗?”

    周琦点了点头:

    “是。”

    说着顿了顿,她接着说到,

    “那个时候,我以为真的只是做噩梦,像你说的被人跟踪受了惊吓所致,所以做出这样真实的梦。

    可是后来,我发现不是。

    第二天晚上,我睡着后,同样做了一个噩梦。我梦见我被人用绳子活生生勒死,我同样痛苦,绝望直到死。死了之后,我又惊醒了,梦里经受的,那种濒死的痛苦感又一次反应在了我现实的身体上。

    我有种极度窒息后,又活了过来的感觉,但是这样的感觉其实并不好,很痛苦,很难受,为此我同样,一夜未眠。”

    “是我在的那天晚上吗?”

    林书茴哑着声音问到。

    周琦笑了笑然后点了点头。

    “而后的日子,这样的噩梦总会降临,我总是在被人谋杀,每次的死法都不一样,有时候被人用刀子捅死,有时候被人退下高楼,有时候被人毒死。

    不过这样的噩梦却不像前两次每日都做,它的降临看似没有丝毫规律。有时候隔一天,有时候隔两天。后来我突然发现,在我濒临崩溃所极度疲乏的时候睡觉,就不会做这样的噩梦。

    所以我为了抵抗,有时候整日整夜不睡觉,有时候白天睡觉,晚上活动。”

    说到这周琦突然自嘲一笑,:

    “可这有什么用,我总会是会睡觉,会做梦的,所以我总会经历一次次死亡,然后惊醒,然后再做梦,再死亡。”

    林书茴只觉得有什么东西正重重地压在她的心上,她总算明白了为什么周琦会变成这样。不要说这样的噩梦,就是一个正常人,整日整夜不睡觉,也会把自己熬垮,更何况是这样一个夜夜被噩梦纠缠的人。

    想到这林书茴将周琦将的话又在脑袋转了一遍,良久后,她看着周琦,疑惑地问到:

    “你刚刚说,你是在梦里被人谋杀的,那你知道凶手是谁吗?他为什么要杀你?”

    “我不知道,我从来就没有看清过凶手的样子,所以我不知道他谁?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杀了我,我甚至不知道这些凶手究竟是不是一个人。”

    林书茴的问题周琦从一开始就想过无数次,可是她每次醒过来只记得她临死之前的画面,其他的,她都没有印象。每次凶手离她很近她像看清他时,眼前都是一片迷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