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章

z睡觉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大海中文网 www.dhzw.cc,最快更新梦百死最新章节!

    听完了周琦的话,林书茴沉默了。无疑周琦的话给了她极大的震撼,她的一言一句,每一个字听起来不像是假的,加上那时她亲眼所见的情形都在说明,周琦没有撒谎,而且她也不是个爱撒谎的人。

    但同样这一切也来的毫无征兆,突然而至。在这些事发生的前一天,周琦还和她在一起,没有丝毫异样,可是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样。

    想到这林书茴紧紧皱着眉头,苦苦思索,这接二连三的事已经不是巧合能说明的。这中间一定有什么的。

    突然林书茴想到了某种可能,脸色一下子难看了起来,她看向周琦组织了一下措辞,犹豫了一会儿,然后露出一个略显僵硬的笑说到:

    “周琦,要不我们去医院看一下。我听别人说过,如果,如果这里面要是长了什么东西。或者,受了什么刺激,就会,有些异样的事发生。”

    林书茴说着指了指脑袋,示意着。

    周琦听完林书茴的话一阵错愕,她不自觉地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明白了林书茴的话。

    书茴的意思是指,她有可能是得了脑瘤之类的,刺激了大脑所以才导致噩梦缠身。

    想到这里,周琦相比林书茴反而松了口气,如果真的是这样,至少能找到原因。即使最后她真的救无可救了,她也可以接受,至少比这样不明不白的好。

    林书茴见周琦一直没有反应,一下子就有些急了,如果真的像她猜想的那样,如果还拖下去,对周琦更不好。

    “周琦,你看你这样,无论如何都应该去医院看看。何况你都瘦成一把骨头了,还是去医院看看吧。”

    林书茴为了不刺激周琦只能委婉地说去看身体,到时候去了医院,就得听医生的话了,由不得周琦了。

    “好。”

    正当林书茴还要想些什么劝她的时候,周琦却非常爽快地答应了。林书茴有些错愕地看着她,见她脸上挂着温和的笑意没有一点的勉强,而且此时她的眼睛也不再灰暗,黑沉,脸上重新出现了明媚,仿佛整个人找到了某种解脱解脱了。

    “周琦你……”

    “书茴我明白,至少比这样不明不白的好。”

    林书茴定定地看着周琦,良久,突然她也笑了。她觉得,即使真的是那个最坏的结果,起码周琦人是积极的,何况事情未必就有想象的那么糟。

    周琦的身体本来就已经耽搁不了,所以,说定之后,林书茴带着周琦直奔医院。

    到了医院后,林书茴给周琦挂了号就去看了医生,然后将所有症状都一股脑的都说了出来。

    医生先为周琦简单地检查了一下,就让住院,然后开了一堆单子,让周琦检查。

    如此下来,折腾了两天,终于所有的结果都下来了。这两天内,或许是周琦的身体真的已经达到了极限,所以噩梦并没有侵扰她,这其中或许是医院的疗效起了些作用。也或许是周琦自己想通了,这两日周琦的精神一天好过一天。

    去医院的时候几乎就是林书茴连扶带抱,送进来的。而拿到报告那天,周琦是和林书茴一起走着去医生办公室的。

    医生看了看那个异常消瘦脸色苍白的美丽女孩,又看了看手里的报告,然后扶了扶眼睛说到。

    “周琦对吧,检查报告已经全部出来了,你人的话没什么大问题,就是有些贫血和营养不良。这点你要好好养养才行明白吗?”

    “医生,明白,我们都明白。”

    林书茴听了医生的话赶紧高高兴兴地点了头,这就证明,周琦没得癌症之类的,那就好,那就好。

    “好了,先扶病人回房,我有些医嘱要给家属说一下。”

    听了医生的话,两个人有些面面相觑,好像事情也没有她们想的那么乐观啊。

    后来还是周琦先反应了过来,她慢慢站起身对林书茴笑了笑说到:

    “书茴,我先回病房,可能要输液了。”

    林书茴愣愣地点了点头,随后周琦便慢慢走回了病房。病房离医生办公室并不远,都在一层楼。

    等周琦的身影消失后,一声才转头看向林书茴,然后认真地说到:

    “我想知道病人的家人,最好是父母能不能来一下?”

    林书茴心中一沉,她咬了咬牙,然后神色有些难看地说到:

    “医生我是病人最好的朋友,她的父母都在外地一时半会儿来不了,你可以给我说。”

    说着顿了顿,然后接着问到,

    “医生你刚才不是周琦的身体没什么问题吗?难道你是骗我们的?”

    说着林书茴的反应有些激动,她的身体微微发抖,咬紧了牙关深怕医生说出个是。

    “不是,病人的身体的确没有什么大问题。”

    说着医生犹豫了一会,叹了口气接着说到,

    “只是我怀疑病人可能有很严重的抑郁症。”

    “什么?”

    这句话像是一记重锤砸在林书茴的心上,她脑袋里闪过周琦之前种种异样,又想起了之前他们学校得抑郁跳楼自杀的学生。

    那个学生跳楼的时候,她亲眼见过,一大片的血花在她眼前绽开。

    其实周琦的不正常的表现她都一一看在眼里,也有这种猜测,可是当这种猜测成真时。林书茴发现她有些撑不住了,在她眼里,抑郁症比之脑瘤癌症的可怕程度是一样的。

    医生觉得好像把眼前这个女孩吓着了,他无奈地笑了笑,然后安抚般地说到:

    “你别着急,我只是初步有这个怀疑。当然即使她真的患上了抑郁你也不要着急,抑郁症不是医不好,只要你们家属积极配合医生进行治疗,是可以治愈的。”

    林书茴两只手紧紧地抓在一起,心中思绪翻滚,然后扯出一抹僵硬地笑来问到:

    “医生,我朋友她只是睡不着,做噩梦才会这样的,怎么会是抑郁?我见过得抑郁的人,他们的反应一点也不像我朋友这样,夜夜被噩梦侵袭。”

    医生翻了翻周琦的病历,然后想了想说到:

    “所以我只是怀疑,这个还是要精通这方面的心理医生进行了评估才能得出最后的判断。

    当然我的怀疑是从病人的生理反应,及心理反应的来的。至于关于病人这样隔三差五做这样的噩梦并且被折磨成这个样子的原因,我们也是初步怀疑和心理方面有关系。

    至于你们之前猜测的,脑袋里有异物导致她做噩梦这点,你们是可以排除了。这是你朋友的ct,你可以看一下,没有任何异样。”

    林书茴结果ct片,仔仔细细地看了个遍,就连一些小点都不放过,一一问过医生了之后,方才确定周琦的脑袋里的确什么异物也没有。

    这本该让她放心,可她的心却感到十分沉重,她甚至分不清她应该高兴于周琦没有得脑瘤还是难过周琦可能有了抑郁。

    “基于病人现在的情况,我是建议你们转科室,找心理医生做一个评估。”

    说着,那个医生想了想,然后接着说到,

    “我们医院有个叫程豫的医生倒是很好,是国外回来的高材生,在我们医院也是很得病人信赖,已经治愈了好几起抑郁症。你们如果想转的倒是可以找她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