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章

z睡觉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大海中文网 www.dhzw.cc,最快更新梦百死最新章节!

    当周琦差不多画完的时候,程豫才再次进来,手里还拿了一杯热水。

    她走到桌子上将水递给了周琦,这时的周琦自然也发现了林书茴没有再进来。

    虽然心里微微有些慌了,但她只是接过水,垂下眼睛默默喝着。

    程豫看了看周琦的面前的纸,伸手,露出一个十分亲和的笑意道:

    “可以给我看看吗?”

    周琦放下杯子的手一顿,犹豫了一会,还是将纸递给了程豫。

    程豫接过画,当她看清楚上面画的东西后,眼神一凝,神色瞬间凝重不少。

    她看着手上画稿,复又看了看周琦,心里一沉。

    作为医生她自然接触过很多病人,也见过很多病人的画,无一例外,画里透着的阴郁沉重都是如出一辙。

    可这幅不一样,虽然也有着那些特质,可这幅更加触目惊心,更加扭曲。

    只见纸上画着的是一个身体扭曲的女人,女人的脸上一半脸流泪,眼睛充斥着恐惧,绝望。另一半脸却流淌着血,眼睛里一片死灰只剩麻木。

    而且更诡异的是,女人的脖子上被紧紧勒着绳索,绳子勒的很紧,大半都镶嵌进了喉管,另一**露在外。她的心脏上插着一把十分锋利的匕首即使是寥寥几笔也能看出它闪着的寒光。而她的身子一半覆盖着火苗正一点点舔舐着她,手脚已经被火苗焚毁。另一半身子却支离破碎,四肢躯干和头身子已经分开,有的地方几乎成了泥浆。

    整幅画没有其他颜色,就是用黑色的签字笔画的,但它怪诞却又充满着血腥暴力似的美感,但同时也充满着压抑沉重,比死还绝望的情感。

    程豫看清楚整幅画后,便移开了眼睛,随后她不着痕迹地舒了口气。

    程豫定了定神,然后轻轻地笑着问到:

    “这个,就是你梦里的东西吗?”

    周琦的手倏地抓紧衣角,神色一下子变得紧张,眼神也有些飘忽。甚至她开始后悔为什么她要接过那张纸,那只笔,因为她清楚地知道,现在让她画画,她只能画出这样的东西,她梦里死亡的瞬间。

    周琦闭着眼,紧紧地咬住牙关,浑身不住地发抖。当程豫察觉不对,要对她实施急救的时候,周琦突然一下子平静了下来。

    周琦遏制住心底的痛苦,然后缓缓吐出一口浊气。她睁开眼,看着程豫,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个温和的笑意:

    “是,这些都是我梦里的东西。”

    说着她伸出手,一处处地指着画上的东西给程豫看,讲解道:

    “这里是我第一次做梦,梦见的东西。我被困在火里,烈火焚身,活活烧死。

    这里是我第二次做梦梦见的,我被人用粗麻绳活活勒死。

    这里,是我第三次死亡,被人从高楼上推下去,摔死了。我没看见最后是怎么样的,可能就是这样支离破碎。

    这里是第四次被毒死了,七窍流血,其实我觉得我最后应该是每个毛孔都在渗血,不过这样画出来不太好看我就没有画……”

    越说周琦的脸色越白,而程豫也没有阻止她说,只是让她全部说完,毕竟说的出来总比什么也不说好。所以当周琦说完后,她的脸白的吓人,身上起了一身的冷汗,说完后她的脸上露出似笑似哭的表情。

    “你,是说你在梦里遇见的死亡是都是被人谋杀的?”

    程豫耐心地听完周琦讲完了这一个月让她备受折磨的故事,然后想了想面色有些沉重的问到。

    “是。”

    周琦沉沉地答到。

    “那你知道凶手是谁吗?”

    周琦摇了摇头:

    “我从来没有看清过那张脸,甚至我都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一个人?我醒来后能记得的只是我临死前的几秒钟,或许是几分钟。对不起,我,我也有些搞不清楚。”

    周琦努力想要解释着她所经历的,但梦本身就是一种非常玄妙的东西,她又如何能解释清楚。

    而作为医生的程豫更是比周琦清楚这些,所以她善意地笑了笑,点了点表示理解。然后她接着问到:

    “那你在做这些噩梦之前有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

    周琦闻言,皱着眉头想想,一会儿后她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神情一遍接着她微微坐直了身子看着程豫,认真地说到:

    “有,在我第一次做噩梦的那天晚上,我被人跟踪了。不,准确的是说,在那之前的一段时间我被人跟踪了。”

    程豫听到这话神情也一下郑重了起来:

    “那做梦之后呢?还有人跟踪你吗?”

    周琦摇了摇头,随后苦笑地说到:

    “自从我做了那些梦后就再也没有出过门,所以,我也不知道。”

    程豫皱着眉头,思索片刻后,说到:

    “周琦,我有一个猜测,但这目前是最有可能导致你噩梦缠身的原因。”

    说着她顿了顿然后接着开口说到,

    “有可能是之前那些跟踪你的人,导致你受了惊吓,最后反应到了你梦里,所以你才会接二连三做噩梦,而噩梦又给你造成了惊吓,如此恶性循环才成了今天这个样子。”

    程豫有这样的猜测不仅仅是从这一个方面来的,当然这有可能是主因。但让她最终做出这个判断的另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便是周琦这个人。

    据她的病历上反应,周琦从来就没有患过心理方面的疾病。并且就程豫本身而言,她接触过很多患有得患有心理疾病的人,其实来这里的都很想治疗自己。可是真的到了这里却又很少有人能真的放开心来交谈。

    有时候,为了能让他们绝对地配合她,相信她,她都要花费一段时间,可是周琦却显得很配合,几乎没有那些心理疾病的人存在的多疑,躁动,内向。

    而相反的是从周琦的身体状况来看,她已经是处在了崩溃的边缘,但她又是如此清醒理智,谈及她的病情时,她也毫无保留地说出所有。

    但当然,也不是说她就是完全正常的人,她噩梦缠身,体重骤降。虽说没有自杀的倾向可是她如今的状态很差,几乎就在死亡的边缘徘徊,可她看起来没有丝毫畏惧,这说明她不抗拒死亡,有厌世的倾向。而这些又都说明她的确患有严重的心理疾病。如此矛盾,她几乎没有见过这样的病人。

    想到这程豫此刻几乎已经是把周琦当做一个正常人在交谈,她的思绪又回到了周琦的噩梦上。想了想她猜测地说到:

    “有没有可能,你梦里的凶手,就是这个跟踪你的人。”

    听到这个猜测周琦愣了愣,然后仔细回想一下她梦里的场景,而后还是摇了摇头:

    “我不知道,我其实不是记不得梦里的事,如果我能看见那个人的脸,我一定能记得。

    可我每次想看那个人的脸时,眼前都是一片迷雾。我看不清,所以我不知道。”

    说着周琦又有些迷茫了,她思索着自己为什么看不清那个人的脸。

    而程豫见此却没有深究,她看了看手腕上的表,然后露出一个轻松的笑,而此时办公室里略显凝重的气氛也一下子变得轻松起来。

    “今天的治疗先到这,我先给你开点安神的药,会帮助你睡眠,你先吃着。以后两天来我这一次,如果做噩梦的话,当天就要来,知道吗?”

    边说程豫边看着电脑屏幕,而手也在不停地敲打键盘

    “好。”

    而周琦听到医嘱也都一一乖乖答应着,不可否认,连她自己都觉得有些不思议,和这位程医生聊完天下来,她的心情确实是轻松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