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章

z睡觉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大海中文网 www.dhzw.cc,最快更新梦百死最新章节!

    程豫不是本地人,当初回国在这家医院就职便就近租了一个房子。

    所以当程豫急匆匆赶往医院后满打满算也就十来分钟。

    “情况怎么样?”

    程豫看着来接她的医生步伐急匆神情凝重地问到。

    “我们用了些镇静剂,基本上是稳定了。不过我们还是想让你来看看,毕竟病人的情况你最了解。”

    说着两人便走进了病房,此时的周琦已经没有了刚才骇人的模样,但依旧喘息着,手不时的抓动着什么。

    而林书茴看着程豫走过来,一个箭步就跨了过来,满脸的泪痕抓着她的手,紧张地问到:

    “程医生,你不是说周琦她没事了吗?怎么会这样?”

    程豫安抚地拍了拍她的手,语气恳切地说道:

    “你等一下,我还要具体看一下她的情况。”

    说着她快步走到周琦身边,仔细检查了一下她的身体情况,然后又看了看她的心率。随后皱了皱眉,低头沉思了片刻,她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转头对那个值班医生说到:

    “你跟我说说,刚才她发作时的样子。”

    值班医生点了点头,开口道:

    “病人发作的很突然,发作的时候不停地挣扎伴随着嘶吼,而且呼吸很急促,心跳间断地骤停。

    但她的身体没有收到任何外来伤害,很奇怪,她发作时的整体表现都很奇怪。刚才有见到的其他病人家属还说,见着跟撞邪一样。”

    最后这话,那医生是用极小声的音量说的,说着还看了程豫一眼的。

    而程豫听了这话心中却瞬间明白了,她神情凝重地看着床上慢慢平静下来的人,而后语气轻飘地说道:

    “不是撞邪,是做梦了。”

    “做梦?”

    那医生不解地看向程豫有些诧异,而此时地程豫却顾不上他。她走到林书茴身边,看着这个满脸担忧女孩子,认真地问到:

    “我想问一下,你之前有没有见过周琦这个样子?”

    林书茴愣愣地摇了摇头,周琦一直是个脾气很温和的人,连火都很少发,又怎么会这样癫狂。除了,……

    林书茴突然一愣,电光火石般想到了类似的熟悉的一幕。她眼睛一亮看着程豫有些激动地说到:

    “我想起来了,我见过,我见过,我见过周琦这个样子。”

    这话林书茴说的极其肯定,程豫一听忙追问到:

    “你什么时候见过,她那个时候也是做噩梦吗?”

    林书茴点了点头,复又摇了摇头,脑袋有点发蒙,然后,她定了定神说到:

    “我从来没有见过她做噩梦的样子,我只见过她醒来后的模样。那一次,那一次她醒过来后看起来和刚才很像,我,我那次差点就要把她送到医院了……”

    林书茴皱着眉边回忆边说到,然后她详细地向程豫描述着上次周琦的骇人的模样。

    “后来周琦跟我说,她是梦见有人用绳子勒死了她。”

    这话林书茴说的咬牙切齿,她不知道是谁要害周琦,可如今周琦的样子让她察觉到了一起不寻常。这不可能是简简单单做噩梦,周琦不是没有做的噩梦,再恐怖的也做过,可她从来没有这么过。想到这的脸色又难看了几分,难道真的就像刚才有人说的一样,周琦,她是撞邪了,林书茴背后一麻,不敢再往深想。心里安慰自己那都是封建迷信,不可能的。

    程豫神色也有些异常,当然她没有想到中邪那里去,这个世界上有些解释不通的东西,最后都是可以科学解释的,所以在她看来,周琦的事也是可以用科学解释。

    但如今这个还是一团迷雾,她还暂时解不开,但却可以解开眼下的问题。

    “那你觉得这次周琦是梦见了什么?也是被人谋杀,那这次又是怎么杀她的?”

    程豫看着林书茴疑惑地问道。

    而林书茴也在苦苦思索,她总觉得周琦刚才的样子让她觉得有些眼熟。当然不是那天晚上噩梦醒了后反应有些眼熟,而是其他。她总觉得她好像在其他什么地方见过这样的周琦。

    而病房此时也安静了下来,值班医生和护士都离开了,其他病人也陆续再次入眠,整个病房里只剩下一起滴滴的声音和空调转动的声音,有些安静过头了。

    林书茴有些恍惚,在这静谧的环境中,她的思绪一下子活跃起来想起了,脑子里转个不停,这么多年和周琦相处地点点滴滴都在眼前闪现。突然林书茴想起了一件事,对比那时的场景,想想今晚周琦的样子,她越发确定了她的猜测:

    “我知道了,我知道周琦做了什么梦了。”

    林书茴激动地叫到,打破了空气中的静谧,甚至吵醒了一些陪房家属,发出不满的声音。

    程豫见状连忙把林书茴拉出了病房,然后问到:

    “你知道?”

    “是,周琦那个样子是溺水。她不会游泳,之前我带她去学过,可是那次她溺水了,从那以后她怕了再也没有学过。

    我记得当初她溺水就是这个样子,这次她是躺在床上。对了,刚才她吼她叫,其实是想叫救命,她的刚才的音调很像是在叫救命。是了,一定是这样,这次她一定是被人丢进了水里。”

    林书茴越说越肯定自己的想法,她周琦相处了这么年,她敢说周琦她妈妈都没有她了解周琦,所以她一定没有说错。

    程豫双手抱在一起,想着林书茴的话,然后低头沉思,不自觉地来回走动着。良久后,她像是终于想通了某件事,停住了脚步然后说到:

    “周琦是不是溺水,明天她醒过来就知道了。不过她的情况超乎了我之前的判断,我要重新给她制定一套疗法,你先去好好休息一下,我要回去查一下。”

    说着她安抚地笑了笑,然后快步就往医院外走,在林书茴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她人已经走远了。

    林书茴抿了抿嘴,然后闭了闭眼整理了一下思绪也进了病房。

    看着躺在床上虚弱的周琦,林书茴哪里还有心思睡觉,她要紧咬牙关默默祈祷周琦要撑住。

    ……

    回到住所的程豫,打开了电脑,翻开了书,用笔在纸上记录着,一一验证自己心中的所想。

    许久以后程豫终于放下了笔,她靠在椅背上,长舒一口气满意地笑了,随后她从抽屉一个隐秘的地方拿出一部老式手机,给一个未知号码发了一条短信。

    片刻后手机震动了一下,程豫就接到了对方回过来的消息。看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文字,程豫挑了挑眉,意味深长地笑了。书房里昏暗的灯光照在她的脸上,带着几分毛骨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