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章

z睡觉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大海中文网 www.dhzw.cc,最快更新梦百死最新章节!

    第二天周琦醒过来,一眼便看到了坐在她床边熬的眼睛通红的林书茴。

    刚醒过来时,她的脑袋还停留在罢工状态,一时之间有些没反应过来。

    “周琦你醒了?你饿不饿?我去给你把粥热上。”

    林书茴凑在床边,难得的神情里有了几分温柔。

    “周琦,我……”

    周琦动了动有些无力的手,感受着异常干涩的嗓子,哑着声音轻轻说到,

    “我不饿,我想喝水。”

    “好,我给你倒点。”

    周琦就着林书茴的手喝了满满一大口水。微烫的水刺激着她的神经,让她有些木掉的脑子开始运作。

    周琦半躺在病床上,抿了抿唇,随后温和地笑了笑:

    “书茴,你今天回去休息一下吧,我一个人没事的。”

    林书茴一听这话放下杯子,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

    “我回去谁来照顾你啊?”

    “你看你眼睛都熬红了,昨天晚上你吓着了吧?”

    周琦说这话时神情温和,没有一点异常,但林书茴的身子却是一僵,她慢慢又坐了回去,而后咬了咬牙倏地看向周琦,认真地问到:

    “周琦,你昨晚是梦见被人丢在了水里吗?”

    周琦有些意外地看着林书茴,随后她笑开了,心里少见的没有以往噩梦醒来时的沉重。林书茴脾气不好,人看起来大大咧咧,实则粗中有细,有时候人敏锐地可怕。但对于周琦来说,有她陪着的感觉却不赖。

    “是啊,当初就应该听你的好好跟你学游泳,不然昨晚也遭不了那罪。”

    周琦神情郑重地说到,当然如果不是眼神里的揶揄暴露了出来,她的话会更有说服力。要知道林书茴虽然后来倒是学会了游泳,但顶多就会个狗爬式,游泳姿势是要有多难看,有多难看。

    林书茴整晚的担忧难过此时全都一扫而光,她向上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照你这个说,你就该十项全能,最好还能是个武林高手,看谁还能把你怎么着?”

    林书茴嘴皮子利索地一翻就回怼了过去。

    “周琦,看你今天的精神状态很好啊。”

    两人正说笑打闹着,程豫便微笑着走了过来。看到周琦今天早上这么精神,她还是挺吃惊的。

    “程医生你来啦。”

    林书茴看着程豫非常高兴,也微微有些诧异,然后她又转头对周琦接着说到,

    “周琦你可要好好谢谢程医生,昨晚程医生人都睡下了,都赶来看你情况了,又弄到很晚才回去的。”

    周琦听完这话,看着程豫心里满是感激,现在正值深冬,夜里冷的很,将心比心的确应该很感激程医生。

    “昨晚麻烦程医生了。”

    “没事。”

    程豫摇了摇头,然后笑了笑犹豫了会儿开口说到,

    “你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跟我说说你昨晚上做的梦吗?”

    周琦对于程豫的直截了当微微有些诧异,但想着她现在是自己的心理医生,还是点了点头:

    “我昨晚梦见,我被人丢在了水里,活活淹死。不过我昨晚的梦没有做完,当我挣扎的精疲力尽时梦就突然断了,我也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说到这周琦还有些疑惑,这样的情况她还没有遇到过,每次都是真正死亡过后,她才会被惊醒,梦才会结束,这是不是意味着她能医好?

    想到这周琦心头一颤,眼神殷切地看着程豫。

    程豫当然明白了周琦眼神里蕴含的意思,她抿了抿唇,有些遗憾地开口说到:

    “应该是昨晚医生做急救的时候给你打了镇静剂地缘故。人在入睡后大脑皮层未完全抑制,脑海中就会出现各种情景,这就是我们俗称的做梦。

    而你的情况特殊,会反应到现实中来,所以你在做这些梦时大脑皮层会异常活跃。而那些镇静剂会让其安静下来,所以你的梦就会被静止。但是我们不可能一直给你使用镇静剂,这样对你的伤害无异于饮鸩止渴。”

    周琦的眼神一下子暗淡了下来。

    而程豫此时却笑了笑话锋一转,神情之中颇有几分运筹帷幄,

    “不过你的情况并不是完全无解。”

    “程医生你是说,你找到法子了?”

    一旁的林书茴有些激动地问到。

    “是,没错。我之前以为你是因为受了惊吓,造成焦虑,失眠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才成这个样子的所以我给你开了安神药,然后想要慢慢开解你。

    但就昨晚来看,你的情况可能要复杂的多,我之前疗法对你应该也是没有任何作用。

    所以我昨晚回去查了查书,想到了另一个方法,就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什么方法?”

    周琦定定地看着程豫,眼神没有丝毫退缩,不管是什么方法,她想去试试。

    “催眠。”

    程豫慢慢吐出这两个字。

    一般的人其实都不会愿意被人催眠,这会给人一种隐私被侵犯的感觉,所以程豫才会问周琦愿不愿意。

    “中国有句古话,解铃还须系铃人。你对于你所做的梦感到痛苦不已,除了死亡本身带来的痛苦想来还有一个原因便是这个凶手带给你的阴影。

    你不知道凶手是谁,也不知道凶手会在下一次以什么样的方式来残害你。人对未知的东西都是恐惧的,所以我想对你催眠,让你在梦中看清楚这个凶手是谁,也让你问清楚他为什么会伤害你。

    这也可以让你与他产生一种对抗,这样或许会对你有用。”

    周琦越听程豫的话神情越凝重,她若有所思地低着头想着程豫的每一句话。人的确对于未知的东西是怀有一种恐惧的心理,她对噩梦的的确恐惧,但她同样对催眠也感到恐惧。

    催眠她只在电视新闻里见过,从来没有见过,想着电视里那些被催眠控制的人,她从心底有种止不住的战栗发寒。

    “程医生,催眠会对人造成什么伤害吗?”

    林书茴也有同样的担忧,她便问了出来。

    “理论上不会,催眠,只是催眠师对被催眠者提供某种暗示,诱导他,使她潜意识中的大量信息被重组。

    换句话说,假使我对周琦催眠,会使她想起她忽略的许多东西,说不定能让她理清她的噩梦发生的开始,过程以及结束。”

    “好。”

    程豫的话音刚落下,一直沉默不语的周琦开口坚定地说到。

    如果真的没有办法了,她还能怎么样,死她都经历了无数回,还怕催眠吗?是她刚刚魔怔了。

    程豫和林书茴一愣,周琦的神情太过坚定了,让她们都有些意外。

    “好,只要你这边没问题就好。不过你现在的身体状况太差,我还不能对你进行治疗。

    这样,我会先给你来些镇定的药,抑制你的大脑皮层的活跃,让你短期内停止做梦,等你身体养好了后,我就会停药,然后启动催眠疗法。”

    周琦点了点头,同意了程豫的方案。而林书茴听说短期内周琦不会做梦,心里也是大大地松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