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

z睡觉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大海中文网 www.dhzw.cc,最快更新梦百死最新章节!

    因为周琦的情况程豫几乎是闻所未闻,所以治疗起来也就异常困难。她只能边摸索边治疗,试探着寻找最合适的方法。

    而对此周琦没有丝毫异议,她配合着程豫的治疗,催眠。当然她报名的那些拳击项目和健身没有断,持续练着。所以如今虽然依旧会做梦,可却没有以前那么怕,那么痛苦,而她的精神也在一天天好起来,慢慢恢复成了一个正常人。

    而现在镇静剂已经对她失效了,她的身体已经对药形成了免疫,而程豫见对周琦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索性也就把药给停了。

    就这样周琦做着梦,几乎一个星期两次的催眠过着在常人看来异常怪异的生活。也正是如此,如今的周琦整个人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如今看起来不再柔弱而是透着果敢,坚毅眼神也变得日渐锋利起来。

    所以有时候即时梦中她也能忍住死亡的痛苦环视四周尽量找出一些线索。

    但这件事比她们想象的还要复杂,即使周琦尽量控制,但在梦中她无论如何也不能像催眠一样做到自我控制。就好像梦中的人是她,又好像不是她,她是被别的人所掌控。

    而程豫对她进行多次催眠掌握的东西也是少之又少,只能尽量一点一点地拼凑,事情也渐渐陷入一种僵局。

    对于周琦来说,这段时间锻炼出来的强大的精神承受力能让她隐忍,不急不躁。可不要说林书茴这个暴脾气的人,就连耐心极佳的程豫也渐渐开始焦躁。

    如今的她越是研究这件事,越是泥足深陷,她几乎疯狂的找着所有的有关资料。甚至其他病人她都已经停诊转给其他医生了,她专注着想要解开周琦身上迷,这几乎对她形成了一种致命的吸引力。

    如果周琦和林书茴是心理学上的医生或专家就能看出程豫这一系列的表现都是不正常的。她应该立即停止这件事,停止对周琦的治疗,不然她就真的步入了走火入魔的深渊了,可惜她最常接触的两人,一个比她还燥,一个就是等待治疗的人,也就没有人发现她的异常。

    当然她们几乎疯魔的行为,也不是全然无收获的,古人说皇天不负有心人,事情终于在两个月后的某一天有了转机,而此时也已经正式进入了春天到了三月份。

    长期的精神折磨让程豫看起来颓废不已,与周琦她们第一次见她已经有了天差地别。而与之相对的是周琦长期以来的锻炼使得她整个看起来精神奕奕,身体上也渐渐有了肌肉的影子。如果不知道人看见了还会以为有问题而程豫。

    当然这一切程豫都顾不上了,此时的她已经有了一个新的思路。

    “周琦,我这次想用些药。”

    周琦一愣,有些不太明白程豫的意思。

    “之前在对你的催眠让你始终处于一种半梦半醒的状态,或许引起了一些警觉,所以这次我想对你用些药,让你彻底沉入这个梦境。但同时我又会在现实之中为你把关,确保你能及时醒来,以及能记得那些东西。”

    程豫边晃了晃手中的药,边解释道。

    周琦沉吟片刻便点了点头,虽然那些噩梦现在对她不会有健康上的影响,但对她精神始终存在一种摧残。如果能找到原因治疗好,她对其他也没什么怕的,毕竟她又不是没“死”过。

    程豫略显阴郁的脸上露出一个欣喜的笑容对于周琦的无条件配合她很满意,也很高兴。

    一旁的林书茴倒是没有说什么,她只是绷着脸,只有握着周琦的那只手微微的收紧让周琦明白了她的紧张和担忧。

    周琦朝着林书茴温和地笑了笑,眼神满是安抚。

    “好,周琦,我要先给你说清楚,这个药对你的身体是有伤害的,我不可能对你多用所以你要把握机会。”

    程豫神情严肃地将针尖扎进周琦的皮肤,然后缓缓地将药推进她她的血管里,一边手脚熟练地做着这一系列动作一边认真地嘱咐道。

    “嗯,我明白。”

    周琦点了点头,脸上没有丝毫退缩。程豫笑了笑,然后开始对周琦催眠。

    ……

    周琦的神情控制不住的有些恍惚,她甩了甩头,让自己的头脑保持清醒。

    这次她来的地方有些熟悉,她隐约记得之前催眠时来过,但具体是那一次她也说不清。

    只见左右都是用钢筋混泥土封住灌注的厚几十公分的墙,周琦抬眼望去四周十分空旷,房顶十分的高,用一个个几人合抱的柱子撑了起来。屋顶悬挂着几盏昏暗的灯,忽明忽暗。

    周琦小心翼翼的迈步走动查看四周,周围没有一点的声音,只能听见她脚步踏在混泥土墙发出啪嗒啪嗒地回响。

    其实周琦已经有意地减轻下脚的轻重,可不知道是四周太安静了还是怎么了,脚步声依旧一下一下又一下的回荡在她耳边。

    不过十来分钟她几乎已经把整个房子都转了个遍,但还是没有别人出现。周琦皱了皱眉,有些犹疑,按理说她的每次催眠进入的梦,都是她做过的。只要是她做过的那么她最后一定是被杀死了,可是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看见那个人,那她这次是怎么死的?

    正想着,突然周琦听到后面传来急促地脚步声,她刷地一下转头看向脚步声的来源地,可是什么也没有,依旧空空荡荡的。

    她有些不放心地往那个方向走去,为了减轻脚步声她甚至垫着脚尖走路,不像被发现。

    往前走了大约十七八步左右,周琦敏锐地顿住了脚步,隐约间看到她右前方的柱子,有衣角晃动。

    周琦走的更加小心翼翼了,而在离柱子还有一步之遥时,她突然一个箭步猛的冲到了柱子后面。可是她失望地发现什么也没有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是她的错觉。

    可是很快她就知道刚才不是她的错觉了,这要怪她不还是不够小心翼翼,东西不够快,才给了别人可乘之机。

    只见一根粗麻绳神不知鬼不觉地套在了周琦的脖子上,然后迅速地拉紧,根本来不及她反应。

    对于周琦来说绳子收紧的瞬间她就知道现在反抗已经晚了,所以挣扎着,带着后面的人倒在了地上,然后紧紧地扳着他的胳膊,抬头努力地想要看清楚头顶的那张脸。

    可是不知道是周琦的运气太差还是那个人的运气太好。那个人逆着光,头正好挡住了灯光。加上脖子上不断收紧地绳索,窒息夺去了她大半的注意力,以至于她什么都没有看清。

    正当周琦以为又是一无所获,正要放弃时,突然她的余光瞄到了那个人的胳膊上若隐若现好似有什么东西。

    周琦见状立马敛住心神,双手并用,去薅那人的那只手臂,终于在周琦的不断挣扎下,那个手臂上的东西露出了全貌。那时一个纹身,而且纹的花样有些奇特。

    周琦发现这一情况后,便不再挣扎,只是死死地盯着那个纹身花样,将它完完全全地刻在了脑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