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章

z睡觉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大海中文网 www.dhzw.cc,最快更新梦百死最新章节!

    谁也不知道,她们到底会在s市遇到什么,她们也只能带着满腔的疑惑踏上这条未知的旅途。

    胆怯和忧虑种种复杂的情绪在周琦踏上飞机的那一瞬间都被她抛诸脑后。既然选择了她就绝不退缩,直到找到事情的真相。

    三人到达s市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路途的舟车劳顿让她们疲惫不堪,顾及不到其他,只想到了酒店就躺下休息。

    但即使她们一切从简用了最快的速度收拾,也是到了三点过才能安静地躺在床上好好地休息。

    正因为前一天太过劳累,所以她们这一觉几乎睡的天昏地暗,到了第二天下午一两点才醒来。

    吃过一顿晚午饭后,她们便直奔向奇点在s市的分会所,争取尽早得到消息。这期间林书茴倒是有些兴致勃勃地左看右看,观赏着与a市截然不同地景致。

    受她影响,一直精神有些紧绷的周琦也渐渐放松了下来。至于程豫则是一直都是那副稳重游刃有余的样子。

    看着紧闭的大门三人面面相觑,后来还是程豫最先反应过来,抬手看了看腕表,失笑地略显抱歉地说:

    “我忘了,他们五点半就下班了,现在已经六点了。”

    说着她又把时间亮给两人看,果然现在已经是六点十五,迟四十五分钟。

    对此林书茴耸了耸肩便是无所谓地说到:

    “没事。咱们出都出来了,要不去逛逛,我和周琦还是这一次来s市呢。”

    稍一考虑的她的想法就得到了赞同,她们便放下心中的杂事,享受着短暂的悠闲,逛着这座从来没有来过的城市。

    a市在北方,s市在南方,吃喝习惯等等尽不相同,所以三人都逛的格外起劲。

    因为怕第二天又迟到,所以也没有逛太久大概八点半的样子就又都回了。约九点的时候就早早收拾睡了,养精蓄锐。

    第二天一大早吃过早饭,她们便又直奔目的地。今天时间来的正好,已经开门营业了。

    “欢迎欢迎,请问三位有预约吗?”

    服务者挂着职业而温和地笑问到。

    程豫回以微笑,语气平和地说:

    “我们想找一下你们吴经理。”

    说着她补充了一句,

    “我们是从a市来的。”

    那个服务员有些惊奇地看着程豫,这话说的模棱两可,也没有说到底有没有预约,又说是a市来的。

    但即使如此他也不敢有丝毫怠慢,只能将三人延一个装修精致的包厢里等着。

    也不知道那个人是怎么和上面说的,他们等了不到五分钟,那位吴经理就匆匆赶来了。

    “你们是?”

    那吴经理打开门看着三张陌生的面孔一瞬间有些懵。

    “吴经理你好。”

    程豫三人站起来分别与他握了手,打招呼。

    “你们好。不知道你们是?”

    现在吴经理已经恢复了镇静,在程豫对面坐着,疑惑地问到。

    “你好吴经理,我们是从a市奇点分会所打听到你们这的,想要向你咨询一点事。”

    说着她打开包摸出了自己名片和工作证,推到吴经理面前接着说到,

    “这是我的名片和身份证。”

    吴经理拿起来,看着上面的介绍,狐疑地又看了看三人,然后调转目光看向程豫更是不解:

    “你是心理医生?能向我咨询什么?”

    程豫挂着得体地笑,答到:

    “吴经理如果不是实在没有办法了,我们也不会找到s市。

    这次找到你,主要是因为我的一个病人。”

    这话一出本来还有些客套的吴经理,脸上的笑瞬间一收,防备地看着程豫:

    “什么病人?你们是a市的,我们这里是s市,牵扯不到这么远吧。”

    程豫神色自若,语气平缓开口道:

    “吴经理不要误会,事情是这样的。

    我有个病人今年读高三,才十八岁。可是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在网上认识了一个男子,与他网恋,不仅骗了这个学生几万块钱还骗的她差点自杀。目前已经患有十分严重的抑郁症,但即使如此她还是认为自己这是真爱,死活不向家里透露这个人的情况,还想发设法的,要离家出走,到s市来和人私奔。

    我们已经试过了很多办法,都没有成效,只能想着解铃还须系铃人。想要找到这个男人,家属这边家庭情况很好,也不缺那几万块钱,就是想找到他,让他跟我的病人说清楚,好断了她念想。”

    说着程豫深深叹了口气,眼里尽是可惜,

    “这个女孩才十八岁,她其实在学校有很好的成绩,如果不是出了这件事就是连一本考上都没有问题的。不知道吴经理有没有孩子,这毁的可是这个女孩子的一生啊。”

    那吴经理越听这话,神情越严肃,后来也是满脸的同情。他也叹了口气:

    “是可惜啊。”

    他也有个女儿今年才十二岁,俗话说物伤其类,他也能感同身受这个女孩子家人的感觉,难怪会千里迢迢地跑到s市来。

    “可是我能帮到你们什么?我又不认识那个人。”

    程豫笑了笑,拿出了牛皮纸封住的文件,抽出了两张纸,一张画像,一张纹身像,递过去然后又指了指周琦,林书茴两人说到:

    “这位是我的助理,这位是那个女孩的姐姐。这两张画就是她姐姐画的。”

    周琦捏了捏手指,然后按着之前对好的话,开口说到:

    “我妹妹,不肯告诉我们情况,也不给我们那个人的照片,这两张画,是有次我偶然情况下看见他和我妹妹视频的时候,记下来画的。其实我们是先找到了a市的奇点然后由他们给我们指点的地方,才知道这个人可能在s市,麻烦吴经理看一下,这个人你见过吗?”

    吴经理看着周琦紧张夹着担忧的神情不似作伪,然后仔仔细细地看着那两张画。

    一会儿后,他抬头看着三人,犹豫了一下,又看了看周琦想了想她们讲的情况,觉得那个女孩家里也是可怜,他也是为人父母的,如果他遇到这样的情况,那……

    犹豫片刻,他还是开口说到:

    “这张图上的,这个纹身的确是在我们这里纹的,不过,我毕竟不是纹身师,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人来纹的。”

    说着,他又看了画里那个堪称漂亮的男子,顿了顿然后接着说到,

    “出于职业道德我其实是不能给透露客人的隐私的。不过出于一个为人父母的感同身受,我可以私人帮你查一下。”

    林书茴和周琦眼睛一亮,心绪有些激动。而程豫则是保持着稳重,但感激地笑了笑:

    “谢谢你吴经理。”

    过后,那个吴经理便用手机照了一下那张画像,各自留了个电话号码,说查到了就给她们电话。

    三人便又感激了一翻,就离开了。

    回去路上,来着来往行人不断,林书茴眼睛都不眨地十分认真地看着。良久后,当周琦感到奇怪时,林书茴收回了眼神,揉了揉有些酸涩地眼睛,无力哀嚎到:

    “怎么我们没有电视里演的那么好运,在路上走着走着就能碰上?”

    周琦失笑,揽住了林书茴的肩膀:

    “你都说那是电视剧里的。”

    随后便又往回走,但走了一两步,突然一阵心悸袭来,像是有什么不对。

    周琦脚步一顿,然后皱着眉,四处环望了一圈。

    “怎么了?”

    林书茴挺住脚步,不解地问到。

    “没事。”

    周琦看着四周没有丝毫异常,便笑了笑,然后又跟上了她们的步子。

    而她不知道的是,此时离她不足五百米的地方,有一双阴暗的眼睛正在暗暗窥视着她,那双眼睛看着她的背影一丝亮光划过,随后又归于沉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