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三

z睡觉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大海中文网 www.dhzw.cc,最快更新梦百死最新章节!

    宋易喘息粗气,阴沉着脸,看着周琦,那样恨不得立马杀了她。

    但不知道是他平时伪装惯了,自控能力极佳,不过几个呼吸间,便慢慢平静了下来。

    神情又同之前一样冷漠,脸上挂着嘲讽的笑意,仿佛刚才的暴怒是她们的错觉一样。

    这时的宋易目光早已移到了被他掀翻倒地的桌子上。

    只见他将桌子又重新摆好,然后慢条斯理地将地上散乱的东西一一捡起,放了上去。

    当这一切做完后,他看着桌上的东西,用手爱惜的拂去上面看不见的灰尘。

    “这些东西,有的可是我花了好长时间收集的,本来我只是想留着自己欣赏的,可是没想到你居然来了。”

    说着,宋易看向周琦露出一个非常奇怪地笑来,

    “所以我想着好东西一定要拿来跟你一起欣赏,也只有你才能欣赏他们。对吗?”

    周琦听了这话后,不发一言,只是神情冷漠地看着他。有些东西她的确认识,不过有些她却不知道。但它们的作用却都是同样的。

    而一旁的程豫是最先反应过来的,如果说周琦他们的梦,除了他们自己,最清楚地应该就是她了。

    只见那张不太大的桌子上,井然有序地摆放着一只造型奇特的打火机,一桶汽油,一根麻绳,一瓶药,一双鞋,一把短刀和一件黑色的短袖,还有一把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的手枪。

    这些东西,摆在这里,它们之间几乎没有太大的联系。甚至有几分莫名其妙。如果今天捆在这里的不是周琦三人,或许会以为眼前这个阴森可怖的人,会在其中选一件作为凶器杀了他们。

    然而令人不可置信,又都心知肚明地是,这些东西在周琦的噩梦中扮演着必不可少地角色。

    就是这些东西曾经染过她的血,取过她的命。

    “没关系,有些你或许不记得了,我给你介绍一下。”

    宋易脸上的恶意明晃晃地刺人眼,

    “就这个吧。”

    说着他拿起一旁的短刀,

    “这把刀我很喜欢,在见到这把刀之前,我以为刀都是像西瓜刀那样粗俗,难看。可是你看这把刀,精致锋利,人家都说男人爱刀,我这才明白。

    这把刀很贵,我是在国外才找到的。只是可惜,这把刀始终没有那把染了你血的刀来的惊艳。不过谁叫我带不走那把刀呢?这把只能将就着,你看怎么样?”

    说着他那把短刀走到周琦面前,比划着,好像下一刻就要像那次的梦一样将它刺进周琦的心脏。

    但那把刀只是堪堪碰到了周琦的衣服就停了下拉。

    而旁边的林书茴却是呼吸一窒,敢怒不敢言地看着宋易,生怕再次激怒他,让他一个冲动刺了进去。

    但周琦却只是皱眉看了一眼那把锋利的短刀,然后又抬头看着宋易。神情没有丝毫变化,依旧肃着张脸,没有给他丝毫回应。只是她略显凌厉地眼睛里一闪而过了一丝疑惑。

    周琦的缄口莫言让宋易的神情有丝扭曲,但他依旧保持着那副冷血笑脸的模样,又转身回到了桌子旁。

    这次他背对三人,放下短刀,手在桌子上犹疑了一会儿后,拿起那根麻绳。

    双手将麻绳拉直,然后踱步走向周琦面前,看了她一眼又什么话都没说,只是又慢悠悠走到她身后,将绳子松松地套在了周琦脖子上。

    他这个动作做的轻描淡写,但可把林书茴吓坏了,她几乎失声喊到:

    “你在干什么,你松开她。”

    说着她不停地扭动着身体,想要靠近周琦,阻止着宋易接下来的动作。

    “你松开她,松开她。”

    这时,只听见啪的一声,剧烈地挣扎让那把椅子不堪重负倒在了地上。而林书茴也斜斜地摔倒在地上十分狼狈,可即使如此,她依旧不停地让宋易放开。

    周琦看到这一幕冷漠的表情终于龟裂,她无视套在自己脖子上的绳子反而担忧地看着林书茴。

    但此时地林书茴依旧在地上不停地挣扎,像是一个绝望至极的人。

    周琦看着这样的林书茴眼睛里慢慢沁出泪,她闭了闭眼,重新整理了一下情绪,现先是安抚地对林书茴笑了笑,示意她自己没事。然后又微微抬头对宋易说到:

    “把她扶起来,这事不应该让一个无辜的人受伤。”

    不知道是周琦的话和林书茴经过摔倒和摩擦身上出现在衣服上的血痕打动了他,还是林书茴的聒噪让他有些不耐烦了。

    总之他还是暂时放下手里的麻绳,去将倒在地林书茴扶了起来。

    如果不是被绑的严严实实,林书茴在他过来的瞬间,一定会毫不留情地踹他一脚。

    而宋易将林书茴扶起来后,又走到了周琦后面捏着绳子,然后凑到她耳边轻轻说到:

    “好了,我满足了你的要求,你也要回答我,你看这根绳子怎么样?”

    此时的绳子是虚套在周琦的脖子上,但这也足够让人心生胆寒,但对于经历过几次的周琦来说,却仿佛影响不了她一样。

    只见她第一次在宋易面前露出了一个温和地笑意:

    “嗯,几乎与我梦里的那根一模一样。”

    宋易表情一窒,出现短暂地空白,但他又一下子恢复过来,然后露出一个残忍嗜血地微笑:

    “是吗?我倒是记不得了,我只记得当时你双眼暴突,满脸通红,青筋暴起的模样。和你现在几乎没有一点相似之处。那时真丑。”

    他幽幽地诉说着周琦濒死地模样。

    而他的述说林书茴和程豫一点都不陌生,毕竟她们都算是见过的。

    林书茴仇恨地盯着宋易,心里默默想着,总有一天,她一定要杀了他,杀了他。

    “是吗?你这话不知为何给了我灵感。不如你再讲讲你是如何烧死我的,那上面不是有打火机和汽油吗?下一个是不是该讲它了。”

    说着她轻轻地笑了笑,接着说到,

    “你大概不知道,我曾经画过我被烧死的模样,不过我毕竟见不到,只能凭感觉画,总是差了点味道。要是你能口述给我讲的详细一点,或许我能画的很好,说不定凭着这幅画我能一战成名,跻身大师行列。”

    林书茴和程豫听到周琦的话几乎错愕地看着她。但随后程豫的表情却突然变得有些奇怪,她皱着眉低下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林书茴看着反常的周琦很是不解,不明白为什么她要这样说,但朦胧中,她好像又明白了什么。

    至于宋易握着绳子的手紧了紧,仿佛下一秒就要暴怒而起,但他最终什么也没做,只是十分平静地放下了绳子,然后竟然头也不回地走了。

    而至他出现后的一系列行为和言语都十分莫名其妙,不知所谓。

    “周琦你是在激怒他吗?”

    等宋易的身影完全消失后,林书茴就十分急切地问到。不然没法解释周琦刚刚的举动。

    “不,她是在证明。”

    许久没有说话的程豫这时突然抬头回答了林书茴的问题。

    “证明?证明什么?证明这个宋易是是个神经病?”

    林书茴疑惑又有些不怀好意地问到。

    “程医生看出来了吗?”

    周琦此时地表情神态几乎已经完全恢复平时的样子,此时她的语气几乎算是温和。

    程豫凝重地点了点头。

    “是啊,我在证明,书茴这个人已经被我们激怒了,在他第一次看见我的时候就已经被激怒了。”

    林书茴愣住了,宋易看起来的确像是神经病,但不像是怒火中烧地没有理智的样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