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

z睡觉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大海中文网 www.dhzw.cc,最快更新梦百死最新章节!

    林书茴埋头苦想,实在有些不明白,

    “可是,不对啊,我看他倒是一直在刺激周琦和我们?”

    程豫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倒不像刚开始那样担忧愁闷,她解释道:

    “正是因为他被激怒了,所以,才想刺激我们,就像别人说的,如果他在地狱就一定会把别人拉下去一样。”

    “可是你们是怎么看出来的?我怎么没有发觉?”

    林书茴觉得自己脑子越来越不够用了,这事她怎么看,都觉得不对啊。

    “你还记得第一次见宋易时他的样子吗?”

    程豫换了个角度问到。

    林书茴听到这个问题后不假思索地答到:

    “记得啊,对我们笑的可灿烂……”

    说着她声音一顿,突然意识到,程豫说的不是这次,而是……

    “程医生你是说,周琦的那副画?”

    林书茴试探地问到。

    “是,没错,你还记得吗?”

    程豫露出了个满意地笑,林书茴的确是个胆大心细地人。

    “我记得。”

    林书茴略微一思索,便接着说到,

    “我记得,那上面,他是个阴郁冷酷的人。”

    “所以你不觉得,他今天的话有些太多了吗?”

    “是木然。”

    周琦和程豫几乎同时开口。

    然而她这话将林书茴和程豫的注意力全部引了过来。

    “程医生那次的催眠是我第一次将宋易的脸清楚。”

    说着她的眼神幽远,落在了未知的地方,

    “我至今都记得他那时的表情,阴郁,木然,脸上没有丝毫情绪。即使将刀刺入我的心脏,他的眼神也没有一点波动。

    他的行为,动作,与其说是冷酷,不如说是像个没有灵魂的木头人。”

    周琦的讲述加上那张纤毫毕现的画像,她们很容易就能想象出那时的宋易是个什么样的状态。

    “所以程医生说的对,他今天的话,太多了。”

    这话周琦说的极其肯定,对比上一次他杀她时,她的歇斯底里和他的无动于衷不发一言,这次他们的角色几乎是反过来的。

    她是因为无所畏惧了,那他呢?也正是因此才让她产生了怀疑。

    “一般说来,一个人的情绪不可能变化的如此之快。虽然周琦他们的是梦,可是鉴于他们的情况,这比照现实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所以,宋易这样的确是有问题的。”

    说着她停下了,舔了舔略显干燥的嘴唇,接着讲到,

    “就之前宋易在这里的时候来说。他的情绪反复无常,无法自控。一个人若是短期内呈现这样的状态,要么就是他的精神状态非常不稳定,要么就是这个人处于暴怒的状态,几乎要失去理智了。”

    林书茴听了程豫的话,细细思量了一番,而且对比了一下,宋易果然如她所说。但是她想了想,又觉得有些不对:

    “难道不能是他有神经病?”

    程豫失笑,她很难得能在这么不舒服地状态下还能笑出来:

    “当然,不排除这种可能,或许他两样都占。”

    “那这么做,他会不会一个控制不住,杀了我们?刚才,你看他那样,差点就对周琦下手了。”

    说着林书茴还有些心有余悸,但同时也是恨的咬牙切齿。

    “不会,他不会杀我们的。”

    周琦转头看着林书茴,表情认真,眼神里没有丝毫怀疑。

    “为什么?”

    林书茴愣愣地看着周琦。

    “如果,他要杀我,早就可以动手了。我们喝的那杯茶,他完全可以换成毒药,我们同样喝不出来。刚才我们毫无还手之力他也能轻而易举地杀了我们。或者更早,他一开始就清楚我的样子,他到a市找我,要比我们到s市来找他更容易不是吗?

    这个人我或许不够了解,可是他杀人的状态,下手的狠绝没有人能比我更清楚。如果他真要下手,绝不会这么心慈手软,瞻前顾后。”

    “所以你才敢说那些话?”

    林书茴指的就是,那些似是而非,不着边际但又会激怒宋易的话。

    “是。”

    说着周琦的身子像是一下子放松了许多,她先是将头,靠在了椅背上,眼睛望着天花板,不知道在像什么。然后又转头看着程豫认真地问:

    “程医生,你觉得宋易情况会不会和我一样?”

    程豫自然是明白周琦的意思,为了使自己的判断更准确,她又仔仔细细回想了一下从她们见到宋易开始地所有事。又回忆了一下,宋易家里的物件摆设和家装风格。然后斟酌地说到:

    “据我自己判断,这个宋易应该本身就有一些心理疾病,比如抑郁。

    他的独居生活应该是从很小就开始了,身边亲近的人也很少,只是平时善于伪装,所以隐藏的很好,这点从他开始就能骗到我们就能看出。

    还有正如你之前所说,他知道你的样子,但他却没有调查过你,更没有出现在你面前,反而你的出现激怒了他。这足以说明这件事,他与你其实是处于同样的境地,而且看他目前的状态,这件事对他的精神伤害也很大,只是出于习惯他能自控,不像你之前将自己折磨成那个样子。”

    “也就是说这个宋易果然心理有问题。”

    林书茴报复性地恨恨地说到。

    “也说明他同样是受害者。”

    周琦笑着淡淡地补充到。

    “的确是受害者,就是不知道他知道多少内幕?”

    程豫说到。

    “那他把我们绑在这算怎么回事?看样子这天早就黑了,也不知道现在几点了,我有点饿,还想喝水,他不会把我们关在这饿死渴死吧?”

    林书茴有些可怜巴巴地说到,同时也恨恨瞪了一眼周琦,她们这边还饿着呢,她还有心情同情那个凶手?

    “不会,应该就是想教训我们一顿吧。”

    程豫笑着安慰林书茴说到,接着她又正色问到周琦,

    “你怎么想的?”

    周琦愣了愣,怎么想的,她明白程豫是在问她接下来,是怎么打算的。其实开始她想的是要找到这个凶手,问问他,为什么要一次次残忍地杀了了她毫不留情。

    或者实在忍不住,就不计后果地给他一刀,报杀身之仇。

    但如今正在与他见了面,她才知道事情现在已经失控了,事情在她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的复杂。

    她所认为的凶手可能也是受害者,而这后面还有更大的阴谋,触及遍体生寒。而她是就此罢手,吃着抑制药,就这么糊里糊涂地过一辈子,还是深入泥潭,越陷越深。

    想到这周琦眼睛里一道利光闪过,整个人仿佛一把出鞘的刀一样,锋芒毕露。

    答案她早就给过了,不会就此退缩,不然她也不会来s市了。

    “我不会放弃的,他,应该知道的比我多,既然已经身在局中,那么他也别想摆脱。”

    宋易是不想沾染这些事也好,还是其他什么,他杀了她这么多次,现在也该还些什么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