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六

z睡觉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大海中文网 www.dhzw.cc,最快更新梦百死最新章节!

    宋易神色没有丝毫变化,没有被周琦的话所影响,好像只是单纯地回答了她一个问题一般说到:

    “在某种特殊情况地交流下,我们对彼此应该足够了解,你也应该知道我会做出什么样的事。”

    宋易的语气太过轻描淡写甚至算不上威胁。

    与之对比地是周琦的神情陡然严肃,眼神犀利,话语更是尖刻了起来:

    “什么特殊情况?你不断谋杀我吗?”

    这样的周琦极其少见,要知道周琦一直都是一个脾气很温和的人,很少会用这种咄咄逼人的口气说话,别说林书茴了,就程豫也是十分惊讶。

    宋易的表情出现了龟裂,他语气僵硬而强势地说到:

    “你可以这么认为,那样的感觉你不陌生我也不陌生,区别在于我要是现在杀了你,你就真的活不了。”

    周琦听见这话,看着宋易却没有丝毫畏惧,她只是紧紧盯着他,仿佛要看破他的伪装,直达他的灵魂深处,看见他最脆弱的地方。

    这样的感觉让宋易有些不太舒服,他不自觉地动了动身子,重新调整了一下坐姿。

    周琦突然一下子笑了,收敛了锋芒,恢复了平常的样子,刚才一触即发地氛围瞬间消散。

    “你见到我来s市,出现在你面前气疯了吧?不过,你既然早就知道我的样子为什么不先来找我,你要避开我?为什么?”

    周琦一连串地问题,其实归根结底就是再问宋易为什么要让事情和这种诡异的梦任其发展,不解决,不阻止,不调查?

    “你不该来找我,你这是自寻死路?”

    宋易避而不答周琦的问题,只是带着几分残忍这样说到。

    “事实证明我不是自寻死路,不然我早就死了,而且这面很美味。”

    周琦露出十分自信地笑来,然后指了指面前早已经空了的碗。显然她这样的表情和话无疑让宋易又有些不自然了。

    对于这一点周琦明显也是看出来了,她轻轻抿了抿唇,乘胜追击话锋一转说到:

    “我可以答应不再出现在你面前,可是你要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究竟知道多少?”

    宋易原本木然地表情,听完这话一下子就变了,他脸色变得十分难看,手指不自觉地抖了两下。

    如果说周琦对于这件事是备受折磨,他又何尝不是。

    “如果我说我不知道呢?”

    “不可能,你一定要知道什么。”

    周琦不相信宋易的话,表情也微微有些难看,

    “你就当是一个交易,你告诉了我,我就永远都不会出现在你面前,也不会把再把你牵扯进这件事了。”

    宋易呵笑出声,一边笑一边看着周琦摇头,神情里满是嘲讽:

    “牵扯?你以为这件事是你能掌控的?何况我确实不知道。”

    对此周琦还是不相信,她身子微微向前倾,就想要接着逼问,这时一旁长时间没有说话的程豫拉了拉周琦,对她点了点头:

    “他没有撒谎。”

    说完后她又转头看向宋易,接着试探地说到,

    “那可以麻烦宋先生将事情经过讲一讲吗?你大概是从什么时候看清周琦的长相的?要知道周琦从头到尾都不知道你的样子。”

    宋易惊讶地看着周琦,对于程豫说的情况十分诧异,怎么可能:

    “我,我一开始就知道她的样子,她还和我说过话,你不记得了?”

    最后一句话他是对着周琦说的。

    “可是你不记得我,怎么肯定你要找的就是我?凭那个纹身?可是奇点那个经理说你们有我的画像?那你怎会画出我的样子?”

    宋易这句话所暴露的信息量太多,也太让人惊愕。但她们三人明显关注点不一样。

    “你一开始就知道周琦的样子?”

    “我和你说了什么话?”

    “那个什么吴经理出卖我们?”

    显然最后一句话是林书茴问的,她这话一出本身凝重的气氛变得有些莫名其妙,就连宋易都有些想笑,他也果然笑了出来,:

    “我当初选择在奇点纹这朵彼岸花就是因为他们特别注重客户的隐私。而且这朵花就是我开始做梦后的一个星期以后纹的。

    时间不短,这位吴经理自然有印象,所以你们刚找完他,他就给我打了个电话。当然也是我让他告诉你们我的联系方式的。”

    剩下的情况自然不言而喻了,难怪宋易能那么从容而快速地抓住她们。

    “原来是这样的,难怪我觉得那个什么吴经理那么好说话。”

    林书茴恨恨地喃喃自语。

    “即是他不记得我了,但你们找的理由也太拙劣了,只要他一查我的信息也就知道我不可能骗小姑娘几万块钱了,自然就能明白你们在撒谎了。”

    宋易有些好笑地说着,当时他自己听到这个借口时也是觉得好笑,倒是生不气来。

    “那你应该知道我们来找你没有恶意,我只是想知道真相。”

    周琦也不再纠结这件事,而是直面主题,希望宋易能给他一个答案。

    “该你回答我的问题,你既然不记得我的样子,又是怎么把我画出来的,而且还这么栩栩如生?”

    说着宋易摸出了手机,打开之前吴经理传给他的照片,给周琦看问到。

    “是催眠。”

    周琦看了眼那张画,接着又注视着宋易,

    “我只记得我临死的片段,而且我临死时的种种反应都会转接到我现实的身体上。身体加上精神的折磨最终让我崩溃,差点真的死了。

    后来,是程医生救了我,为了查清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接受了催眠,可是每次见到的都不多,而你的脸也一直朦朦胧胧,看不清。直到前不久最后一次催眠,我才真正看清你的样子。

    然后我们就直接来找你了,想看看你知道多少。”

    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周琦也没打算有任何隐瞒,直接和盘托出。

    宋易边听边皱眉,眉头越皱越紧,神情也越来越复杂

    这几个月他收到的折磨其实不比周琦少,而周琦身边有朋友,有医生可以治疗倾诉,而他,只能自己硬抗,受不住了,就吃好几年不碰的抗抑郁的药。

    后来逐渐不再出门,想要任他自己在黑暗里慢慢腐烂,所以他也从来没想到要去见一见在梦中被他杀了无数次的人。

    听了周琦的话后,宋易沉默了许久,也犹豫了许久,终于还是开了口:

    “我没有骗你,我其实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但可能记得的比你多。”

    宋易调整了一个姿势微微向后靠了靠接着说到,

    “我大约是从去年冬至前后开始做梦的,我至今都还记得第一次进入那个场景的样子。

    开始那样的感觉很奇怪。那个地方我从来都没有去过,但又很真实,不像是梦里虚构出来的东西。

    后来我就看见了你,然后一切就变了。我控制不住自己,尽管我是清醒的,但是我所做的每一件事都不是出自我的意愿。

    我看着我强硬地绑了你,你剧烈地挣扎,但是我却全然不顾,将你丢进一个封闭的房间,然后倒满了汽油,点火,最终烧死了你。

    动作行云流水没有一点犹豫,像是已经预谋了很久。我甚至不知道我是出于什么心态烧死了你,看着你在火里挣扎,我的心里只有恐惧没有其他。

    可是那样的感觉很奇怪,那个人像是我,也不像是我。

    醒来后,我也只有恐惧和疑惑,但后来我也只以为是梦也就没有放在心上。

    直到后来,我在梦里一次次遇见你,然后一次次杀了你,从开始的恐惧疑惑,接着又是一种变态地兴奋到后来完全的麻木冷漠。但你一次次地质问我都听在耳朵里,你的仇恨我也一直看的清清楚楚,所以我一直知道你不是我梦里虚构出来的,你是真实存在的。

    但我等了一个月,你在现实中却没有出现。所以我明白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要出现在你面前。”

    宋易娓娓道来了他所经历的,此时他冷漠的神情已经完全被苦笑所取代。这些事他真的压抑在心中太久了,机会已经要把他逼疯了,他最后只能让自己越发麻木,才能摆脱心底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