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七

z睡觉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大海中文网 www.dhzw.cc,最快更新梦百死最新章节!

    无可否认宋易讲的这些东西出乎她们的意料。她们也猜想过宋易可能会是受害者,但也没想到具体情况是这样的。

    “你的意思是说,你在梦中不能控制自己的所作所为?”

    周琦从中抓住了关节,问了出来。因为控制不住自己身体这样的状况她没有,从这一点可以看出,宋易的情况的确与她有些不一样。

    宋易点点头,复又摇了摇头,尝试着能解释清楚道:

    “是,也不是。那些事的确不是出自我的意愿,但是当我真的在做的时候,又毫无违和感,我并没有感到被人操控了。这样的感觉很奇怪,仿佛是我又不是我。”

    宋易的话说的很纠结,很复杂,林书茴在一旁听的似懂非懂。但是奇怪的是,即使没有经历,但宋易所说的那种晦涩的感觉,周琦却能明白。

    这时林书茴急切地问到:

    “那你有没有去医院检查或是看过医生。”

    说着林书茴有些尴尬地看了眼周琦,

    “之前我以为周琦是脑子里有什么不好的东西,所以带她去做过一些检查但是那个医生说完全没有问题,就把她转给了程医生。说是可能在心理上存在问题。那你呢?有没有可能是你有问题然后影响了周琦?”

    林书茴这个问题有些天马行空,还存在着十分明显的恶意。不管他怎么说,反正这个人是害过周琦的。她就是看不惯他。

    林书茴的话像是真的刺伤了宋易,他的脸色明显有些难看。他沉默了许久,接着脸上挂着自嘲地笑意:

    “你们试过的我也都试过,不过那个医生以为我是犯病了。

    我有心理病病史,曾经折磨了我很多年,所以这个医生依旧照着以前方法给我治。”

    这点之前程豫就猜测过,所以她们也并不惊讶。

    “大家都不是傻子,到了如今的情况,该是怎么回事,也或多或少有一星半点地猜测,不然你们也不会找上我。”

    宋易低着头,看着那双异常苍白的手,虚握拳头,好似想要抗拒什么,但最后还是颓然地松开放下了。

    “我只想过安静的日子,你们想知道的我也都告诉你们了,也希望你们信守承诺,以后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我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你们自己好好收拾,然后离开这里,离开s市。”

    说着他又看向周琦,

    “至于你,应该是找到了可以抑制我们这种情况的药了。以后也好自为之吧。”

    说着宋易便起身离开了,但当要出门的瞬间,他脚步一顿微微侧头,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最后他还是沉默地离开了,留下三人面面相觑。

    “走吧。”

    当手脚已经恢复自然后,周琦率先起身离开了。

    当她们绕过小庭院,走入客厅时,宋易正拿着她们的包放在了地毯上。

    林书茴见此连忙上前接过自己的东西,并横了他一眼。不管之前宋易将自己说的多可怜,她还是讨厌他,坚持认为这个人就是个神经病。

    接着周琦和程豫也一一接过了自己的包,说实话她们现在的样子很狼狈,何况已经可以明确的是宋易这条线索已经断了,她们也要重头来过了。

    所以现在她们也想快到回酒店好好打理一下自己,舒舒服服地睡一觉。

    宋易看三人已经拿好了东西,就走到门边打开了门,也不知道这是出于一种绅士礼貌还是让她们快点走。

    这个鬼地方林书茴是一点也不像待了,所以门开后,她第一个就冲了出去,看不也不看宋易。

    程豫是第二个出门的,临出门时,她倒是礼貌地对宋易笑了笑。

    而周琦是最后一个,她若有所思地往往门口走去,在踏出门槛地瞬间,她犹豫了。

    周琦转身看着宋易欲言又止,她知道自己的现在脑子里的想法有些天真,也有些强人所难。可是她实在不甘心就此放过。

    几番犹豫之后,周琦终于还是下定决心开了口:

    “宋易,我不甘心。”

    宋易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不发一言。

    “难道你就甘心被不知道什么人,这样利用一辈子浑浑噩噩的?”

    话一出口,周琦才发觉憋在心里的话一出口就止不住了,

    “我不甘心,所以我会追查到底。但是如果有一天我死了呢?

    如果我死了,你知道你会是什么样的下场吗?

    或许你就此解脱,或许会有另一个女孩陷入这样无休止地折磨中。如果她也承受不了,就会有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

    总有一天你也会被折磨疯的,这件事永远也不会完,我是第一个找上你的,但绝不会是最后一个。”

    “你到底想说什么?”

    宋易自然垂下的左手紧握成拳,因为用力过度,指甲变得苍白。

    “我要彻底摆脱这种折磨,可是我一个人不行,我需要你。”

    “不可能。”

    宋易断然拒绝,

    “我们的交易,我给你你想要的,你也要做到我所要求的,不要出尔反尔。”

    周琦控制不住地拉着宋易的手,略有些急切地说到:

    “这件事不会这样完的,你的逃避没有任何作用,你以为别人这样对我门,会没有所图。就像是种上一颗种子,总有一天会有人来采摘果实,你是逃不掉的。”

    宋易手一仰摆脱了周琦的拉扯,有些气急败坏:

    “你做你的,我做我的,你做不到的不要牵扯别人。我的结果会如何,与你没有任何关系。”

    周琦惯性地往后退了两步稳住了脚跟:

    “宋易,懦弱是没有用的,你比我更清楚。我和你这样有特殊地联系,一定是有原因的。

    所以我不是在请求你,而是在邀请你和我放手一搏,不要逃避。”

    “你离开这里,马上离开,不要再讲这些疯言疯语,走,马上走。”

    宋易用力将周琦推出了门,周琦没有防备差点摔倒,幸亏林书茴见情况不对,从背后扶住了周琦。

    “你怎么推人啊?”

    啪!

    回应林书茴的是宋易用力甩上门的声音。

    “你……”

    林书茴指着白色的门板,快要气疯了。

    周琦拦住了林书茴,然后从包里摸出了纸笔,写下了她的电话和在s市的酒店住址,塞在了门缝里固定住,接着对着门大声说到:

    “宋易不要让自己活的那么悲哀,如果你改变主意了,就来找我,我会在s市等你三天。”

    做完这一切,她便和林书茴和默默等候的程豫回了酒店。

    当她们的身影完全消失在别墅前方的路的尽头后,门被打开了。门缝卡住的纸轻轻地飘了下来,掉在地方。良久后被一双苍白地手捡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