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二

z睡觉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大海中文网 www.dhzw.cc,最快更新梦百死最新章节!

    周琦慢慢睁开了双眼,但她刚一动,身体就发出了警告的信号,嘴里不自觉地发出嘶的痛声。

    她按着太阳穴,缓解头疼给她带来的不适。虽然梦里的经历的确不会对她的精神产生太大的影响,但是给她带来的生理上的反应,却从来没有消失过。

    比如她现在就头疼的不行,而且反胃想吐,这是典型的脑震荡后遗症。

    不过前后脚的事,她醒来不多久,宋易也接着醒来了。

    “怎么样?”

    程豫期待地看着两人,宋易若有所思地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一点也没有要回答她问题的样子。

    而对于周琦,这个问题勾起了她因为强烈不适而遗忘的东西,表情一下子僵住了,她放下按着太阳穴的手。

    瞬间脑袋里尽是些光怪陆离,充满了各种不真实的景象和想法。

    周琦花了很大力气按下了这些,尽力让自己保持清醒,不被干扰。

    “成功了。”

    但她还是忽略这件事对她造成的冲击,因为她说这句话时表情太僵硬难看了。一点也看不出她对这个词所表达出来的那种意思感到高兴。

    “出什么事?”

    程豫敏锐地感受到了这种不同寻常,这甚至让她来不及对她成果感到高兴。

    “不止,我们。”

    周琦定定地看着程豫,艰难地回答道。

    “什么意思啊?”

    周琦的回答把程豫和林书茴都弄懵了,自认为对周琦了解非常透彻的林书茴也不太能懂她的意思。

    “她的意思是我们将会有同伴了。”

    宋易双手手指交叉在一起放在下巴上,抬眼看着她们,眼里云集的风暴,让人不寒而栗。

    “你们,到底看见了什么?”

    程豫皱着眉,一字一句地说,坐在周琦身边的林书茴也咽了咽口水,紧张地盯着周琦的表情。她怎么觉得他们即将出口的话,会是一场爆炸,让她们招架不住。

    “我们看见,一排一排的人非常整齐地站在一个地方。”

    说着周琦顿了顿,

    “我们也在其中。”

    这话果然是一个爆炸,直接把林书茴炸的目瞪口呆愣在那里半天也回不了神。那是什么样的场景?

    程豫像是努力拉回了心神:

    “你们,没有看错?”

    周琦摇了摇头,表情十分肯定。

    “可,可是,可是你们,怎,怎么知道他们,他们和你们情况,一样?就因为你们和他们,站,站在一起?”

    林书茴结结巴巴地问到,她现在脑袋几乎就是一团浆糊,甚至她都有些不清楚自己到底说了什么。这个事情对她来说,太诡异了,现在只要想一想,和周琦他们一样的人,一排一排的站在一起,那样的画面太震撼了。

    “那应该是个开始,我们是在那里接受了指令,一个无法拒绝的指令才有了后续的。”

    周琦的话说得不够清楚,因为她要边回忆那个诡异的情景边诉说。

    “我们排成了无数列,几乎不能动弹,然后有种声音给我们下达了某种指令,其后的事情就是身不由己。”

    宋易三两句话补充道,接着他看向程豫,他的眼神在告诉程豫,他需要解释。

    “那你们有没有看清那些人的样子?”

    程豫反而凑近宋易,脸上满是急切。

    “不行,就跟我之前看宋易一样,他们的脸都笼罩在一层迷雾里,看不清。”

    周琦有些挫败地摇了摇头。

    程豫咬了住嘴里的嫩肉,抑制住自己急迫地心情,放弃了刨根问底的欲望。再问也不到什么了,她露出一抹释然,亲和的笑意,安慰着两人道:

    “能走到这一步,已经很好了,证明我们的方法没错。你们不要着急,我们慢慢来,一定会挖清这件事的来龙去脉的。”

    林书茴抖着手,拉着程豫,眼睛里有了些少见的恳求与脆弱:

    “程医生,我怎么越听越邪乎,我刚才怎么听着,就跟大型招魂现场啊?这事是不是已经超出我们能力范围了。万一,万一要是出事了怎么办?”

    话一落,林书茴身体就不自觉的一抖,眼睛悄悄地左右瞄了几眼,只觉得背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鸡皮疙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蔓延,直冲她脑门。

    “书茴。”

    程豫反握住林书茴的手,表情严肃,甚至可以说是有些不悦,仿佛受到某种质疑,

    “我上次就说过,这一切都可以用科学解释,你的想法我可以尊重,但我不希望影响他们,你明白吗?”

    林书茴想反驳,可以解释,那解释啊?可是看着程豫的模样,她感到了一种无形的压力,让她怎么也张不开嘴,这憋红了她的脸。

    “程医生,书茴没有其他意思,也没有要质疑你的意思。”

    周琦强硬而不失礼数地拉过林书茴的手,然后脸上挂着疏离而温和的笑。她知道她的做法,对于程豫有些不尊重,可是她的护短的臭毛病告诉她,林书茴不应该让程豫震慑住从而处在这样境地。

    周琦的动作在某种程度上算是有些激怒程豫,她眼里一闪而过的怒气可以很好的证明。可是她又很快平复了下来,她理了理稍微散乱的头发,露出一个略显尴尬地笑:

    “不好意思,只是我需要你们绝对的信任,希望你能明白。如果你们做不到,最后都会影响我们的结果。

    这件事既然我能陪你们到这一步,也希望你们能做到我非常简单的要求。”

    程豫的话既软又硬,简单明了的说出了她的不满,也表达了她的歉意。

    其实周琦也能明白,像程豫这种类似科学家一样的人,他们会探索真谛,可是却不喜欢人将不能解释的东西通通推到灵异和封建迷信上。

    “不好意思程医生,是我冲动了。”

    周琦露出了一个抱歉的笑意,也不在这个问题上纠结。

    “不好意思程医生。”

    林书茴见此,也有些僵硬地笑了笑,说到。

    刚刚僵硬的气氛像是一场短暂的荒唐的闹剧,可是宋易却仿佛从里面看到了什么,挑了挑眉露出一个意味不明地笑。

    当然他的这一行为很短暂,没有引起其他三人的注意。

    他只是站起身来,略显冷淡地说道:

    “时间差不多了,明天早点来吧,我希望能尽早找到一些有用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