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四

z睡觉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大海中文网 www.dhzw.cc,最快更新梦百死最新章节!

    对于周琦来说,那个女孩的样子已经深深印在她的脑海里,特别是那双似曾相识的眼睛。所以手起笔落,没有用太多时间,她将她画了出来,惟妙惟肖。

    但是对于林书茴和宋易来说,虽然他们一个记忆不差,能完完整整地记下那张脸,另一个画工也是非常的好。但是,一个有些词不达意,一个没有凭描述画过像,所以倒是磕磕绊绊画了许久都没有画成功。

    周琦见状心知如果再说不清楚,画不好,恐怕两个人的忍耐都要到极限了。

    所以连忙放下手里的东西,开始协助二人。毕竟就从这里而言,对于宋易的话,她应该能清楚理解他要表述的意思,并且也知道该怎么跟林书茴描绘。

    有了她的帮助,很快就理顺了,林书茴的笔也不再走走停停,不停地擦改。

    “画像是有了,可是怎么找?”

    林书茴摆了摆手上已经完工的画纸问到。很显然之前找宋易的方法是不能用了,说实话她们能找到宋易也是她们之前运气好。

    “给我吧。”

    宋易将两只手摊在林书茴和周琦面前,

    “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的东西都是钱能解决,但有些东西,恰恰只要肯花钱就能解决。”

    他接过画,将上面的画像照了出来,接着便在手机屏幕上按着些什么。

    “要快一点,我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周琦拉着宋易的胳膊,面露恳求。

    宋易手上一顿,抬眼看向周琦:

    “你是因为她,所以才那么做?”

    宋易指的是在梦里的时候,周琦去触碰那个女孩,导致他们被排斥出来了。是的,排斥,宋易这么称呼他们刚才突然被弹出梦里的情形。

    周琦怔怔地看着宋易,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说她是魔怔了?

    当然宋易也不需要她的回答,看她的表情也差不多能明白,也就没有多问,只是催促手机那头的人加快速度。

    零零散散的忙碌,等他们回过神来的时候外面的天早就黑了,一看表,才发现已经九点过了。

    “太晚了,今晚就在这里吧,反正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事还多。”

    宋易说。

    这座公寓其实很大,是三居室,可能当初购置这套房子,除了是为宋易治病应该还有别的打算。不过现在都空了,幸好已经开始入夏,天气不太冷,也能将就着过。

    正如宋易所说,如今他们的面前还有着数不清的谜团,只能一个一个地解。当夜,他们简单的吃过饭后,开始提出各种猜测,这一切发生的缘由。

    既然周琦和宋易是两个当事人,那么更多的应该从他们自身上面去找。

    他们对比了两人的生活习性,环境,爱好,读书的学校,包括从小到大所发生的事。可是最后得到的结果是无一所获,两个人没有丝毫的共同点,更是相隔千里,从来没有直接或间接的接触。可是这一切又是怎么发生的,又为什么是他们,难道仅仅是巧合?

    没有人会自欺欺人,认为这是仅仅是巧合。到底是什么把他们联系起来的?没有答案,到目前为止依旧没有答案。

    一团乱麻的夜晚,即使已经有了些简单的线索,可是事情反而越弄越复杂。

    最后得不到结果,又不死心,所以撑不住地也只在沙发上睡着了。

    ……

    “周琦,程医生,快起来了,我买了些早饭,起来吃。”

    林书茴推了推半躺在沙发上的两人,然后将手里的外卖放到了桌子上。

    周琦睁开满是血丝的眼睛,脑袋里嗡嗡响个不停,林书茴的声音就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一样。

    木愣了半天,她才发现是林书茴在叫她。周琦的眼睛一下子开始聚焦,可是无论她怎么看,眼前的东西都是朦胧地有了一层双影。

    她闭了闭眼再次睁开,终于有了几丝清明。

    “周琦?”

    程豫担心地看着周琦,知道她要此刻可能正处在极度不适之中。

    周琦扭头看了过去,可这一看,不得了,头疼铺天盖地而来,随后便是胸口一种透不过气的感觉。

    接着她几乎连滚带爬跑到厕所里,不断地干呕加呕吐。与之前的症状一模一样。

    “周琦,你怎么样了?”

    林书茴见周琦这幅模样赶紧接了一杯水端进厕所,递给她。

    周琦漱了漱口,又喝了口水勉强压下心里的恶心感,这时脑子才慢慢转动了起来。

    她又喝了口水,这时突然想起了什么,抬头看向林书茴:

    “宋易呢?宋易怎么样?”

    周琦的问题像是才惊醒林书茴,对啊,宋易呢?算起来她昨晚最早睡,今天也是最早起来的,可是从她醒来到现在她就没有看到宋易的踪迹。

    “我去看看。”

    林书茴急急忙忙地跑出来,在客厅,厨房和各个房间到处转了一圈,都没有看见他。

    “怎么了?”

    程豫奇怪地问。

    “程医生,你有没有看见宋易啊?”

    林书茴有些懵地看着程豫。

    “宋易?”

    程豫惊讶地道,然后安抚地说,

    “你别着急,我打个电话找找。”

    说着程豫摸出了电话,打了出去。

    这时周琦端着水摇摇晃晃地走了出来。

    “怎么样?”

    她的话刚落,程豫这边的电话就接通了,接着一阵熟悉的手机铃声穿了过来。她们惊讶地互相看了看,循着声音找了过去。

    声音的来源是在一个房间里,可是刚才林书茴来找过并没有见到人。但手机铃声又确确实实在这里响,但依旧没有人接。

    三个人仔细搜寻,终于在衣柜上发现了一个暗门,门后面是一个衣帽间,而宋易正倒在里面不醒人事。

    “宋易,宋易?”

    林书茴喊了两声,却没有人应答,她看着宋易不正常的脸色,伸手摸了摸。烫手的温度,让她有些慌了:

    “他,他发烧了。”

    一旁的程豫摸了摸宋易的额头,感受着灼热的温度,默默收回了手,没有说话。

    “很严重吗?”

    周琦靠在门口轻轻地锤了一下阵痛的脑袋,皱着眉问到。

    “有点,烧的已经没意识了。”

    林书茴碰了碰他,再次试图叫醒宋易,可是他依旧昏迷不醒。

    “要不送医院吧,他这样容易烧成肺炎,会要命的。”

    林书茴说。

    “好。”

    说着周琦抑制住头疼,往里走来蹲下就要和她们一起扶宋易。

    “不行。”

    程豫语气坚决地反对了这个决定。

    “程医生?”

    周琦错愕地看着程豫。

    “不行,不能送他去医院。”

    或许是察觉自己的语气太过强硬,程豫软了软。

    “可是,他这样,不能让他送死吧?”

    林书茴说。

    “不行,真的不能把他送到医院去。”

    程豫还是不松口,但此时的语气已经带了点哀求地神色。

    “为什么?程医生,他……”

    周琦突然察觉到了什么,咽下了未出口的话。

    “不能送他去医院。”

    程豫顿了顿,神色难看,

    “如果送他去了医院,我就会坐牢。”

    程豫的神色十分认真严肃,一点也看不出她在开玩笑。正因如此,周琦和林书茴都震惊地看着她。

    “我给你们用的药,包括,你的抑制剂,都是禁药。你们的针剂是世界禁用药,是我从国外经过特殊渠道得到的。他只要被送去医院,这件事就会被查出来。走私和使用禁药,这两样都会让我把牢底坐穿。”

    程豫一字一句艰难地说着。

    这个消息直接震的两人瘫坐在地上,隔了好半天都回不了神。

    “所以,一开始我是不算对你们用针剂的。”

    所以程豫之前明明带着药,却不拿出来,直到最后,他们又走入死胡同,别无他法的时候才用了。

    “那抑制剂呢?”

    林书茴脸上带着怒火。

    “抑制剂是我们国家的禁用药,实际上,这个药对身体的伤害并不大,只是因为某些原因才被禁,在国外是可以使用的。”

    程豫解释道。

    “好,不送医院,可是他要怎么办?”

    周琦看着地上,已经烧的人事不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