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海中文网 > 重生农门小福妻 > 第3293章 番外【叫我秦柚子,六千字】

第3293章 番外【叫我秦柚子,六千字】

大海中文网 www.dhzw.cc,最快更新重生农门小福妻 !

    第3293章 番外【叫我秦柚子,六千字】

    可小小鱼的名字最终还是跟中秋节绑在了一起。

    二狼看着屋内的柚子,道:“叫柚柚,妹妹的小名就叫柚柚吧!”

    “什么肉肉,你不要因着爱吃肉就给你妹妹起这种小名。”顾锦里最近睡得多,有点没反应过来。

    “不是肉肉,是柚子,小柚子,小柚柚。”二狼跑去抱了一个柚子来。

    顾锦里是眼前一亮,默念几遍后,也觉得柚柚这个小名不错,问秦三郎:“我觉得很多,你觉得呢?”

    秦三郎笑道:“我也觉得极好。”

    又道:“不如大名就取个佑护的佑吧,愿她一生都能得到庇佑,无灾无难。”

    “秦佑?”顾锦里瞬间就爱上这个名字,点头同意了:“好,就叫秦佑。”

    打从这晚开始,家里每天都充斥着这样的声音:“柚柚,大哥回来了,在给你设计小床了,设计了几种,有睡觉的、有玩的、有带着图册助你读书的、还有带车轮能推出去玩,喜不喜欢?”

    “柚子,世上最好的二哥回来了,在给你寻合适的小亲兵唷,你将来可是女侯,麾下得有一批厉害又忠心的亲兵,二哥在帮你选了。”

    秦三郎也在给女儿培养可信的心腹人物:“都是咱们家里老忠仆的后代,有他们在,小柚柚莫说守个女侯之位,就算想去白刹国谋一番事业,也是可行的。”

    说起白刹国,又对顾锦里道:“吕柏到白刹国了,等他站稳脚跟后,我想请他寻几个白刹国的名师来,教导咱们的三个孩子几年。”

    白刹国的某些东西比楚卫厉害,顾锦里很赞同:“成。”

    不过,吕柏想要在白刹国站稳脚跟,不太容易。

    白刹国是女皇当政,最厌恶东庆、楚卫这两地,说这两地是不把自己亲娘当人看的畜生之地、是蛮夷,不屑与这两地缔结国盟……但做生意一起发财,还是愿意的。

    所以通商之路,白刹国女皇愿意开,却不许卫朝男子长时间待在白刹国,还会派人盯着吕柏等人,以防他们串通白刹国男子,颠覆女皇政权。

    “柚柚,大哥设计的攻防武器被工部买了,又赚到一笔金子。等实测过后,证明有用,武器还能被运去大天枢山。”

    大天枢山是景元帝、卫国公、秦爹等人规划的三道护卫楚卫的天堑之一,从大楚之时就秘密设计了工事图,如今到了可以逐步建设的阶段,需要很多攻防类的器物。

    大狼在这方面极有天赋,顾锦里就给他画图讲解了现代器物与建筑的结构与制造、运行的原理,再加上秦三郎给予的人力、物力、财力的支持,大狼才八岁多,就做出几十种机巧物品,有十几样是被工部看中,花钱买走了。

    除了给钱以外,还能记功劳。

    可大狼很清楚,他能做出这些东西,是靠着娘给的图纸、爹给的匠人才做出来的。

    因此对外、对京城,大狼一直都这么解释。

    欧阳先生还说了:“大卫是站在秦周等古朝的成就上建立的,我们是站在古代圣贤的智慧上活着的,有了古朝与圣贤们传承下来的根基,咱们的小辈做出什么神奇的东西来,都不意外。”

    这话一出,大家伙是觉得很有道理,大狼才没得神童的名声,秦三郎跟顾锦里才放心了。

    “柚子,二哥哥给你……”

    顾锦里:“别柚了,你们一天到晚柚来柚去的,我听得头都疼了。”

    秦三郎忙问:“小鱼头疼吗?”

    是赶忙吩咐二庆:“快把四庆喊来,再把小寒师父、戴大夫请来给夫人诊脉。”

    “是。”二庆赶忙去办。

    顾锦里服了,斜靠在外屋炕上,瞅着他道:“我真的没事,胃口好,睡得香的,你不要动不动就请大夫,小寒师父他们很忙的。”

    小寒师父也来大天枢州了,除了教导女兵医术以外,还要跑去百药州,发掘、研究、培植珍稀药材。

    秦三郎笑,哄道:“小鱼别气,是我关心则乱,总是忍不住喊大夫。”

    “好吧,原谅你了。”顾锦里打着哈欠,没一会儿,又差点睡着了。

    秦三郎很担心。

    大狼为了给顾锦里醒神,说起陈氏来:“娘,贵姥姥跟贵姥爷今天回城了,两人都累憔悴了。”

    陈氏借着顾锦里的名头卖天价月团的事儿,触犯了刑律,中秋节第二天就被逮了。

    负责城内刑律的曲少尹看在她曾经照顾过贵妃娘娘的份上,免了她死罪,可活罪难饶,被罚了一笔金子,还得做万个白玉月团,亲自挑去乡下送人。

    顾大贵陪她一块去了,足足忙了一个月才完成刑罚回城。

    大狼:“贵姥姥是城内名人,大家伙知道她回来了,都跑来看她笑话,贵姥姥立马就精神了,当场跳脚大骂。”

    顾锦里差点笑死,又道:“老是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儿,她竟然都不腻的,也算百折不挠了。”

    二狼连连点头:“嗯呐,欧阳祖祖说,如果贵姥姥把这股劲儿用到正事儿上,早就赚到金山了,可贵姥姥总是弄些小歪道,折腾到最后,不仅没赚到钱,还倒赔好几倍。”

    “哈哈哈,还真是这样。”顾锦里大笑,是彻底清醒了。

    没多久,小寒师父她们就到了,给顾锦里看过后,说:“一切正常。永安侯的身体养得极好,怀孕前期只是嗜睡一些,不算个事儿。”

    秦三郎听罢,放心了几分,又问小寒师父:“是否是单胎?”

    小寒师父道:“得再等等,四个月后才能知道。”

    一家人就开始等着。

    期间,陈氏跟顾大贵带着厚礼上门给顾锦里赔罪,承诺以后不会再拿顾锦里的名头去做买卖。

    顾锦里憋笑,又提醒她:“大贵婶,咱们如今的身份不同了,很多人盯着,你要是再犯错,旺哥儿他们可能会被参得丢官。”

    “啥?这么严重!”陈氏怒了,大骂御史台:“那些老东西比乡下泼妇还能挑拨离间,一天到晚的盯着别人,有事没事就参几本,这么造孽,也不怕被雷劈!”

    大狼说:“贵姥姥,无规矩不成方圆,要是没有御史台监察百官,不用三年,满天下都是无恶不作的兽官。”

    二狼也说:“娘说了,世上不止有咱们,还有无数人,所以咱们得允许有不同的人事物存在。”

    陈氏懒得听:“贵姥姥文盲,听不懂你们这些话,别念学问经了,咱们来骂点别的。”

    总之,这回她认栽,下回会当心点的,一定不让人抓到错漏。

    顾锦里知道她是不会改的,好在陈氏怕死,做不出什么真恶事,就随她去了,但为防她被人利用,还是会派人盯着她。

    ……

    十一月,顾锦里怀孕满四个月后,终于确定是单胎。

    秦三郎高兴极了,抱着她道:“一个,小鱼能少受罪一些了。”

    大狼二狼最近也知道了怀孕生产的不易,知道娘只用生一个后,极其高兴:“柚柚好乖,等出生了,大哥二哥给你奖励。”

    顾锦里笑,按着肚子道:“我都拿小本本给柚柚记下了,你们可别漏了奖励。”

    大狼二狼:“肯定漏不了,我们可是世上最好的哥哥。”

    他俩确实对柚柚很上心,可因着快过年了,他们有考校,是忙起来了。

    秦三郎也很忙……新一批的迁徙百姓到了,这次是从西北来的,大多是伤退的老兵。

    西北比较贫瘠,东北却有大量的土地,伤退老兵们就带着全家搬迁了。而除了迁徙的补偿田宅以外,老兵们还能额外多得十亩地,伤残老兵则是能多得二十亩地,且能优先进朝廷开的各个作坊干活。

    遇热呈相瓷在白刹国很受喜爱,吕柏跟姞先生签了很多单子,西北那边忙不过来,干脆就在大天枢州再开一个制瓷山庄。

    不过西北的制瓷山庄是继续开着,如今还种起了甜薯菜,等收割后,就要开制糖作坊。

    白蜡树也移栽去西北了,将来还要开制蜡作坊,再加上药材种植,西北会渐渐富裕起来。

    朝廷还给西北送去大批的物资、给立下战功的军民发放了赏银。

    总之,西北为楚卫人抵抗过戎贼,当卫朝强盛了,就得把以前楚朝亏欠他们的一切补齐全。

    因着有钱了,卫霄还下了圣旨,免征三年粮税与人头税。

    南边的百姓们是乐疯了……娘的,抗戎的时候交了那么多税金,家底都交没了,现在总算等到免税了。

    可景元帝时期定下的商税还是要收。

    徭役也要继续征召,不过有钱了,给的饭食很不错,病了还能请假,徭役结束后,还有工钱领。

    等安置好西北的来人后,也快过年了。

    今年的大天枢州主城很是热闹,因为谢成、卜方、季丰、顾德旺、戚康明、徐昭明、戚康明、郑华、许德贤、曲文良等人都带着家眷进城过年了。

    他们会一起来主城,是因为妻子都怀孕了,有的还快生了,担心任职地不安全,就送回主城内待产了。

    顾锦里抬头,做望天状:“今年的送子娘娘,也很忙啊。”

    去年,闵东家跟叶荆子、张忠跟廉氏是得了个儿子;洪刀跟伍沁宜、肖成贡跟苏咏姝则是生了闺女。

    秦三郎听得笑了,扶上她已经微微隆起的腹部:“确实有点忙。不过小鱼安心养胎就成,安顿官眷的事儿,宫里的嬷嬷们会办好。”

    大天枢州有个半衙门的宅子,由宫里跟来的一批嬷嬷坐镇,官眷们需要照顾的事儿,由她们负责。

    只有宫里嬷嬷都无法处理时,才会向她这边求助。

    因着今年回主城的人多,秦家很是热闹,天天都有亲友上门的。

    小星花来得最多,还送了厚礼。

    顾锦里都惊了:“看来你们在百药州青祥州找到不少宝贝,都变大方了。”

    抠门鬼突然大方了,那肯定是发老财了。

    小星花:“哈哈哈,没找到啥宝贝,就是赚了点小钱而已,不值一提,哈哈哈。”

    笑得肚子是一鼓一鼓的,顾锦里吓得忙道:“你快别笑了,当心给孩子笑早产了。”

    萧夫人也道:“听到没有,再这样冒失,我就偷走你全部的私房钱。”

    萧夫人怕女儿出事,也跟来大天枢州了。

    陈氏却说:“亲家母莫要担心,我们顾家的娃儿最是皮实,就算摔个大跟头,也能稳稳的揣在肚子里,流不了的……欣姐儿,叔奶奶说得对不对啊?”

    小欣姐儿立马举起小胖手,道:“叔奶奶说得最最对,我们顾家人最皮实啦,贼耐摔哦!”

    萧夫人恨不得缝了陈氏的嘴,赶忙双手合十拜拜:“各路神仙勿怪,陈氏这话不作数的,保佑我家华姐儿母子平安。”

    虽然陈氏嘴欠,可她已经比其他婆婆好太多了,起码觉得男人纳妾该阉,是不会给儿子塞女人,还会教儿子提防女人,莫要被算计去。

    所以萧夫人,忍了!

    ……

    肖寡妇一家也回城过年了,还跟秦大舅带着小青云与五个孙辈在秦家小住了几天,把大狼二狼开心坏了。

    纪贞娘见状,也收拾跑东西来了,可没住成,被顾锦里赶走了:“你家在城里有大宅子,自己回家住去。”

    顾锦里态度坚决,纪贞娘只能哭哭啼啼的回家。

    不过顾锦里明白她的伎俩,让小寒师父去给她检查了,确定她跟孩子都很健康后,纪贞娘终于不闹腾了。

    小寒师父跟桑诺是肩负传承大任的大医,所以一般不出诊,除非是罕见病症,他们才会出手,其余时候,也就秦顾二人能请得动,纪贞娘在意腹中孩子,就来了这么一出。

    闹哄哄的,到了除夕夜,一家五口是开开心心的吃了团圆饭。

    初一,所有在主城的亲友们是聚在一起,热热闹闹的吃了一场宴席。

    可初三,谢成、卜方、季丰这些需要驻守其他城池的武将就离开了,城内只剩下养胎的女眷。

    元宵节,欧阳浒先生又领着士林中人办了一场花灯会,主城又热闹了一番。

    二月二,龙抬头,又大办了农神祭。

    三月十六,大狼二狼的生辰,他们从小小孩,长成了九岁小大人。

    三月十九,顾锦里的生辰,秦三郎给她准备了一份白刹国境内的产业作为礼物,说:“这是小鱼的退路。”

    顾锦里想哭……他真的很好,懂她,还总是默默地做着安她心的实事。

    秦三郎最怕她掉金豆子,赶忙哄着,哄好后,又道:“可无论小鱼要去哪里,都得带上我,我可以入赘。”

    顾锦里笑:“好,无论去哪里,我都带着你。可白刹国没有入赘,那边的男人也要干活养家的,你休想吃软饭。”

    秦三郎笑,吻着她道:“我可是扬名西北的秦软饭,吃软饭是天经地义的事儿。”

    顾锦里想起这段往事,也忍不住笑起来。

    夫妻俩是一边腻腻歪歪,一边等小柚子出生。

    四月十五,顾锦里终于发动了,秦三郎赶忙把顾锦里抱去产房。

    大狼二狼得到消息,立刻赶回家,是怕得不行,在产房外抹眼泪。

    小柚子是个懂事的小宝宝,没有折腾亲娘多久,傍晚时候就出生了。

    小小的哭声一传出,秦三郎跟大狼二狼都松了一口大气,又忙问:“小鱼怎么样了?”

    “小东家很好!”小寒师父回着,检查过孩子后,是把孩子给了二庆四庆,自己跟青蒲一起给顾锦里清理。

    ……

    顾锦里睡醒的时候,已经身处主院的卧房。

    “小鱼,醒了,可有哪里不舒坦的?小柚子就在屋内,是个女儿,我等会儿就抱来给你看。”秦三郎端来一杯温水,慢慢地喂给她喝。

    顾锦里喝完水后,人清醒了不少,看着他道:“我没事,快把小柚子抱来给我看。”

    “好,我这就去抱她。”秦三郎说着,却抱住顾锦里,道:“小鱼,辛苦你了,以后咱们不生了,我吃药。”

    开骨之痛,他真的不想让小鱼再来一次了。

    顾锦里笑:“好,不生了,有儿有女还有你,足够了。”

    又催他:“你快把小柚子抱来。”

    “好好好,我立刻去抱,小鱼不要急。”秦三郎松开她,给她垫好靠背后,去把小柚子抱来了:“瞧,这就是咱们的女儿,小脸红扑扑的,没有大狼二狼那时皱巴,极是好看……诶,快看,她动了!”

    太激动,声音大了,把小柚子给惊哭了。

    秦三郎赶忙轻轻摇着襁褓里的小家伙,温声哄着:“哦哦,不哭不哭,是爹爹不好,吓到我们小柚子了。”

    大狼二狼躲在里屋门扇后,羡慕又着急的朝里头张望着……啊啊,妹妹哭了,想进去哄,可爹不许。

    顾锦里瞧见他们了,招招手,道:“进来吧。”

    “谢谢娘,娘最好了。”大狼二狼高兴坏了,赶忙进屋。

    “你们娘还累着,不许吵她,都先安静站着。”秦三郎是继续哄女儿,把女儿哄好后,小心地放到大床上,招呼他们:“过来看吧。要小声点,不然会吓哭妹妹。”

    “嗯嗯,我们小小声的~”

    两个哥哥是站在大床边,看着床上的妹妹。

    二狼:“妹妹是一颗红心柚。”

    咚,挨了亲爹一记爆栗。

    秦三郎:“不许乱给妹妹取诨名。刚出生的小宝宝都会比较红,养上两个月就白胖了。”

    又说他们:“你们刚出生的时候,不仅红,还皱巴,小柚子比你们好看多了。”

    大狼二狼很高兴:“嗯嗯,我们丑兮兮,妹妹最漂亮,超喜欢妹妹的。”

    真的特别喜欢妹妹,喜欢到要在这里睡,秦三郎赶了两回才赶走。

    第二天天没亮,又跑来了。

    秦三郎由着他们在外头等着,是让顾锦里跟小柚子睡饱后,才让他们进来。

    “柚柚,大哥来看你了,大哥设计的小床睡起来舒服吗?”

    “柚子,一晚不见,二哥好想你……二哥决定了,等会儿就去跟欧阳祖祖请假,回来陪你到满月。”

    “……”秦三郎服了他,警告道:“莫要拿小柚子做不想上学的借口,不然这次就真的狠罚你。”

    二狼不满,小声哼唧,不过:“好吧,不请假。已经是哥哥了,要好好学本事,有了本事,才能给妹妹撑腰。”

    又臭屁的问小柚子:“二哥是不是特别好啊?已经为小柚子想到这么多了。”

    说完还看了大狼一眼:“我是世上最好的哥哥。”

    大狼:“……”

    好幼稚,不跟幼稚鬼计较,还是看妹妹更有意义。

    “柚柚,大哥二哥上学去了,下午就回家了,柚柚在家里要乖乖的长大哦。”大狼很舍不得妹妹,可快到时辰了,只能拉着二狼去上课。

    二狼一步三回头的,都走出院门了,还喊一嗓子:“柚柚,二哥会早点回家陪你的!”

    可惜主院大,屋子距离院门有些距离,小柚子是没听见二哥的叫喊。

    而二狼确实回来得很早,因为他逃课了。

    大狼是晚他一刻钟回来的,但大狼请假了,拿着欧阳浒先生给的假条。

    二狼控诉:“秦大狼,你变了,你不是小时候的哥哥了!”

    大狼:“对啊,我变聪明了,是聪明会办事的哥哥了,不像秦二狼,明明有更好的法子可用,却非要逃课吃罚。”

    又提醒他:“你逃课,要受欧阳祖祖和爹爹的两份罚,赶紧去认错吧,能少罚一些。”

    呃,二狼差点一口气上不来,但他一向放得开,是道:“反正都要受罚,我这课不能白逃,先陪妹妹玩,玩好了,明天再去一并领罚。”

    又对大狼道:“你休想支开我,一个人跟柚子玩。”

    咦,被发现了。

    那就,一起陪妹妹玩吧。

    ……

    肖寡妇、纪贞娘、陈氏、徐钟跟娘家嫂子、郑氏等一批亲友是她生了几天后,才相约来看她,见到她们母女都好着,是放心了,没待多久就离开,让她能好好休息。

    城内的人知道秦国公跟永安侯喜得贵女,也纷纷送来贺礼,还问什么时候办满月酒?

    可小柚子没办满月酒,跟大狼二狼一样,只办百天。

    百天的时候,小柚子已经长成一个白胖白胖的小宝宝了,一双眼睛又大又灵的,会追着人看,爱笑,还喜欢对人‘昂咕昂咕’的叫,把来吃百天宴的亲友们给乐得不行。

    陈氏那么抠门的人,都被小柚子给可爱得当场加了一倍的百天礼:“再给一百金,凑个双百金,保佑我们柚子双福护身。”

    啧,自打摆摊卖香煎豆渣饼后,陈氏这种土渣渣的吉祥话就特别多。